性寒

🌈🌈🌈

失败者(二)

(一)



 

沢田纲吉坐在位置上紧张地玩着手指,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分发着上次统测的卷子,按照从高到低的排名,一个个念着。

 

“今本绫乃,130。”

 

是成绩一直很好的副班长。沢田纲吉看着她微微昂着头,像是战胜的武士,拿着战利品骄傲地坐回位置。

 

“古家筱,110。”

 

老师递出试卷,打趣道:“这次没有考好呀。”男生挠挠头,也笑着回应:“总要让别人表现一下的啊。”

 

古家筱大概就是大家都会想成为的人吧,就算没有很认真的学习,也可以得到不错的成绩。明明都是在这样阴暗压抑的地方,他为什么可以这样肆意的耀眼呢。沢田纲吉看着他灿烂的笑容,有点太刺眼了呐。

 

“关口椎名,106。”

 

……

 

“及川树理。”老师停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说出分数,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接下来的分数都不会太好了。明明之前都可以肆无忌惮谈论的东西,到了最后反而突然开始遮遮掩掩。

 

沢田纲吉感觉自己的心停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跳了下去,只是跳得乱七八糟的,像是摔了一跤的猫咪舔毛一样掩盖自己的失误。他继续无意识地绕着手指,只是动作变得有点僵硬。

 

啊,又没有达到平均分呢。

 

明明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发现真的没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沮丧。

 

“山本武。”

 

“山本武?”

 

“老师,山本同学去参加提前招考试了。”今本绫乃解释道。

 

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在最后这几个月这是很常见的。陆陆续续有一部分同学开始去参加各种提前招考,特别是那些有特长的学生。有些通过考试的同学已经获得了降分的特权,他们在这场残酷的竞争中已经得到了加分,哪怕这只是一块小小的浮板也足以让他们在黑色的暗流中喘上一大口气。

 

但更多的人只是被那暗流吞噬,他们甚至来不及呼救,他们张开嘴,声嘶力竭地呐喊,却被苦涩的海水用力地捂住口。只有那些从肺泡逃出的小泡泡手忙脚乱去求救,可是它们要不在中途就被海水戳破,要不就在水面炸裂,噼里啪啦,成为胜利者的礼花。

 

如果说更多的人还在暗流中挣扎,那和有优胜者一样的是有少部分落败者一开始被决定了位置,只是他们深陷于底层的淤泥之中。沢田纲吉就是被埋在水底的一员,他挣扎的水流,呼吸的泡沫,永远见不到光,统统被扼杀在最底层。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沢田纲吉。进步很大阿,要继续努力。”

 

明明是善意的鼓励咽下去却变了味。但沢田纲吉还是努力地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沢田纲吉抓着自己的卷子回到位置,甚至没有先去看一眼自己的分数。

 

老师又报了几个名字,分发完试卷,便开始讲解起试卷。

 

沢田纲吉算是排在倒数,但比起之前的倒一也算是有很大的进步了。虽然和班平均分还是有段很大的差距,也许应该要感觉满足了。但是一旦尝到了甜头,就再怎么也受不了之前的苦了,而这块小小的糖很快就化了,被宠坏的舌头却只能用更甜的糖来满足。

 

说实话,比起被别人夸很努力了,更希望被别人夸很聪明呢。这种不劳而获又理所当然的天赋真是令人羡慕呢。如果只是个普通人也还好,他又偏偏还是个废材。


但是Reborn说过“蠢纲,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就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吧。”虽然当初自己听了之后冲出去就被轰炸死了,而Reborn作为一个称职的队友,不仅舔了包在他的箱子边窜来窜去,还一路嘲讽他。但是想到那句“上吧”还是感觉充满了动力呢。

 

沢田纲吉深吸了口气,小动作地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费力理解着老师的讲解。打算下课后再把分数写到他专门用来记成绩的本子上。

 

离下课铃声响起已经过了二十几分钟,最后一堂课的老师还在唾沫分飞地讲解着。大家已经躁动起来恨不得直接冲出去,但还是老实地耐着性子听着。因为你不知道这种题会不会就出现在最后的试卷上,你也不知道这几分会不会就是决定你去向的关键。

 

 

好不容易老师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了,班主任又推门进来了。无视教室里的一片哀嚎,冷静地说道“通知一下你们家长,这周五开家长会。我们要分析一下你们的成绩和志愿填报。”

 

“啊,不要。我爸会打死我的!”

 

“我爸也是。我完蛋了。”

 

“可不可以叫哥哥来啊!”

 

这又引起了新一轮的抱怨,但也都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大家不满地收拾着东西,毕竟大家都是别人口中的成年人了,也明白没有办法改变什么。要是连抱怨的权力都剥夺,那未免也太可悲了。在大多数人按部就班地成长着时,也有少数人仍拒绝着改变。

 

“走吧,齐藤,打游戏去。”

 

“不啦,我要复习去了。我爸说我要再考个50分就要打死我。”

 

“怎么你怕了,有什么关系呢,谁不知道你们家公司最后还是你的呢。”

 

“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好吧,那我们去了阿!”

 

沢田纲吉将桌子上的讲义,练习和模拟卷统统塞进书包,书包鼓起肚皮,像个撑死的人死活不肯闭口。

 

他听着那几个被老师称作无可救药的人笑着闹着,他们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自己有的一切。就算这被大多数人定义为愚蠢至极,却也总是让人侧目向往。

 

“嘶啦”

 

终于拉上了书包拉链,沢田纲吉感觉自己也被锁入了那片黑暗中,忐忑不安地期待着未知的结果。

 

如果没有遇到Reborn,自己大概还是那些人中的一个吧。

 

要是之前有谁告诉沢田纲吉一个在游戏里认识的人会让他开始认真学习,他只会把这当做个笑话。可是这一切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大概在遇到Reborn的时候,那个叫做日常的东西就已经被打破了。

 

沢田纲吉在同学的怂恿下买了“绝地求生”,一开始他只是把这个游戏作为打发时间的工具,只是他没有想到刚开始玩就遇到了Reborn。就算现在沢田纲吉想起那天,也还是感觉很神奇。也许说起来很没有骨气,但是沢田纲吉还是很怀念那段和好友一起打游戏的日子。


三个月前


简单地注册之后,沢田纲吉在游戏模式前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个人模式。

 

“咦?!”

 

几分钟后,沢田纲吉面对着显示着自己排名的结束界面哀嚎。不是吧,他到死都还没有找到打死自己的人啊。

 

“不会吧!”又一个几分钟后,沢田纲吉再次对着屏幕哀嚎,这次他连武器都没有找到就被平底锅打死了。

 

在几次的尝试后,沢田纲吉还是自暴自弃地点了小队模式,跟着队友应该不会那么快死掉吧。沢田纲吉打的游戏基本都是些个人向的,他并不习惯小队模式。虽然是随机组队,但他还是有点小小的抗拒。

 

刚匹配成功,就有队友就在广播里喊着叫开麦,沢田纲吉想了想,还是没有点开麦克风。事实证明,游戏实力并不会因为有了优秀的队友而提升,但是被骂的风险到是会大大提高。在大有长进的十几分钟后,沢田纲吉再次收到了天堂的召唤,期间包括被队友抢救一次,接受队友的武器和救助用品几次。

 

选择了观战模式,看着队友一路杀敌舔包,沢田纲吉简直要怀疑自己和他们玩的可能不是同一个游戏。在队友的极力挣扎奋斗下,沢田纲吉终于获得了第一个不是9开头的排名。

 

游戏结束后,信息栏跳出了小红点,沢田纲吉打开后才发现是之前一组的叫做“不死之身”的队友,这个队友没有在上次游戏中和沢田纲吉一样并没有开麦,但是一个人撑到了最后。沢田纲吉一直以为对方是那种高冷的大神。大神主动加好友当然没有拒绝的选项。


沢田纲吉接受后信息很快又出现了。“哥带你飞。”不知道是不是太着急的原因,还出现了一些语法错误。沢田纲吉不由得笑了,回了个“好”他开始喜欢这个游戏了。

 

但是沢田纲吉可能忽略了自己的废材体质,而这个体质开始慢慢显现在游戏里,几局惨败后,大神私聊“妹子,对不起阿,哥带不动了。”还配了一个苦笑的表情符。

 

沢田纲吉不知道要先吐槽他不是妹子,还是先安慰倍受挫折的队友,“我不是”打了一半还是又删了,“没事的呐,谢谢”也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符。他还没有发送,大神就又发了信息过来“我找个大神带你啊。”

 

没过多久,沢田纲吉就收到了一个新的好友申请,一个ID叫做“世界第一杀手”的申请添加他为好友,看来应该就是那个“不死之身”的人说的超级厉害的大神了。

 

沢田纲吉看着这个ID,很不道德地笑出声,这种唯我独尊的名字他曾经也很痴迷过,他甚至还幻想自己是某黑帮老大,但是那也是一段羞耻而热血的过去了。突然看到这么一个名字,沢田纲吉简直要怀疑屏幕对面是个初中生。

 

加“巴雷特M82A1。”

 

一通过,“世界第一杀手”就发了条信息。


大神们的ID都这么有个性的吗,虽然很想吐槽,沢田纲吉还是乖乖地在搜索框内填上了这个名字,然后发送好友请求,但对方头像是灰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通过。

 

接着“世界第一杀手”就向他发送了组队邀请,同意之后,沢田纲吉毫无防备地被骚了一把。

 

这别具风情的红旗袍,这诱惑的黑色格子丝袜,随风微微撩起露出大腿根,如果角色不是一个肌肉发达的壮汉,应该会是很火辣的场面吧,虽然现在也很辣,辣眼睛。


“开麦。”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