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爱的少年永远十四岁(五)

(一)  (二)  (三)  (四)


“什么?!”沢田纲吉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诧异大呼出声。

比恐惧更为强烈的诧异掩盖了恐惧。沢田纲吉直视着前面一大一小的组合,还是满满的不敢相信。

但沢田纲吉突然的情感起伏只是水面小小的褶皱,他小小的不服很快就被Reborn强硬的一脚镇压下去。

揉着红肿的脸,沢田纲吉只能乖乖地听着Reborn解释。

“你一个月会有三次迟到的机会,其他时间你必须在校铃响前十五分钟到达,会有专门的风纪委员负责你的签到。对了,如果迟到了,云雀会负责处理你的。”

Reborn刻意用软绵绵的儿童音说着,沢田纲吉却觉得一寒。他抬头瞄了一眼冷着脸的云雀学长,被发现后又飞快地低下头。

“不是,Reborn”沢田纲吉转过头还想和坐在他肩头的Reborn挣扎一下“我……”

然而一个板栗截断了他还没有说完的话,对上Reborn看不出情绪的黑眸,沢田纲吉还是默默地吞下了没有说完的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Reborn总结道。

沢田纲吉真的是欲哭无泪了。不是吧,他可是因为经常迟到被云雀学长记住的,能踩铃到校都算的上是比较早到了。提前15分钟,一个月只有3次机会迟到,怎么可能阿,云雀学长绝对会打死他的。

“沢田纲吉。”沢田纲吉还沉浸在自己悲惨的未来时,就听到这个故事另外一个主角叫他。

“你还不回教室吗?”云雀学长抱着手挑眉看他。

“对……对不起!”沢田纲吉回过神,紧张地鞠躬后就朝教室跑去。他好像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不出意外地被老师责难后,沢田纲吉一言不发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不知道是谁趁他不在的时候,在他桌面上拿黑色记号笔画了一个男女亲亲的涂鸦,甚至还在旁边写上一些恶意的话。什么“我要给废材纲生孩子阿”“废材纲的孩子也是废材”之类的。

这个年纪对于异性总有了解的冲动却也有自我展示和防御的幼稚。特别是男孩子,总是起哄着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力,对于那些小交际小暧昧却又只能用取笑来掩盖自己的在意。

沢田纲吉尝试着用餐巾纸去擦,不知道是不是写了比较久的原因,虽然很用力,也只是去了表面的一层。那些特地大写的字张牙舞爪地嘲笑着着桌子的主人。

沢田纲吉匆忙地从旁边堆成一叠的书抓出几本,将桌面摊得满满的,极力去忽略那些涂鸦。没有关系,你经历过更糟的,他在心底小声地对自己说道。

老师拿着课本一边讲着一边走了下来,四处查看着。沢田纲吉赶紧翻出这节课的课本,瞄了一眼同桌翻到同一页打开,叠在那些书的上面。

老师扫了一眼他,又不屑地走开了,只是又开始扯起个人桌面整洁和成绩的关系。

沢田纲吉看了看自己的桌子,还有些没有遮住的黑色图案蔓延开来,小心而放肆地刺探着。

他俯下身子,将头埋入手臂中间,想要盖住那些痕迹。压到的伤口却疼了起来,牵动着心脏小小的抽动了一下。

老师倒也没有再管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作为聪明人总要学会避开麻烦。

放学后,沢田纲吉去厕所打湿了纸巾,打算再试试。他在外面待到打扫卫生的同学应该也离开了的时候才回到教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本能地想要尽可能避开交谈的机会。

只是没有想到还有另外一个人还留在教室,还坐在他前面的位置。他沉默地融入安静的教室,好像他本就是这里的一部分。

“佐藤同学?”沢田纲吉坐回自己的座位,疑惑而小心地问。他感觉自己像是闯进了一个不该进入领地。

“恩。”佐藤应了一声便没有多说,沢田纲吉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他只能更用力地擦着那些痕迹,把自己注意力都转移在痕迹上。

佐藤反坐在沢田纲吉前桌的椅子上,将头搭在椅背上,颓废地而放松地坐着看着沢田纲吉的动作。

沢田纲吉努力忽视那些缠绕着他的视线,却更加丰明地感受到了,那些打量的视线实体为锋利的线,将他层层围住,割入肌肤,嵌入血肉,牵扯骨脏。

不同于一般取笑侮辱的视线,也不同于那些同情好奇的视线,这种视线是不带感情的审视。沢田纲吉感觉自己在这样的注视也被剖析成同样的物品,一起融入了设定的框架里。

沾了水的纸巾很快就破损了,沢田纲吉将它握成一团,更用力地擦着,无处容身的水便在桌上堆积流动着。泡水和用力的原因,沢田纲吉的手指已经起了褶皱,微微红肿着。

但是那些记号笔留下的印还是模糊地刻入桌面,沢田纲吉有些挫败。

“用这个吧。”佐藤递给了沢田纲吉一小包东西,“酒精棉球,可以去油性笔的。”

僵持突然被扯开,沢田纲吉有点反应不过来,他避开佐藤同学的眼,避开他脸上的乌青,当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没有落脚的地方,慌乱时地接过便开始用了起来。

酒精棉球的作用比起沾水的纸巾不知道好了多少,不一会沢田纲吉就清理好了桌面,而佐藤也起身准备离开了。

沢田纲吉赶紧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佐藤,“那个,佐藤同学……”虽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敌对的佐藤同学会帮他,他还是觉得需要向他道谢。

“道谢的话就免了吧,毕竟是我画的。”
佐藤回头看着沢田纲吉,扯开一个讽刺的笑。也许是牵扯到嘴角的伤口,他的笑皱成一团,像是要哭了表情。

沢田纲吉愣在原地,直到佐藤走远了,他才回过神来,拿上书包便朝家跑去。

Reborn似乎到家很久了,因为他已经把房间弄得一团糟。沢田纲吉刚打开房间就被一个易拉罐绊了一下。虽然沢田纲吉的房间就像普通男生一样没有整洁过,到处都是零食包装袋和漫画书。

但现在如果不是Reborn还悠闲地坐在一堆试卷和课本之上,喝着咖啡不知道写着什么,沢田纲吉绝对会相信自己家被盗了。

见他回来了,Reborn还好心情地打了个招呼“你的成绩还真的是糟糕阿,蠢纲。”

“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的。”Reborn跳下那叠由沢田纲吉藏在各处的零分试卷组成的小山,“开始整理吧,顺便说一下,我和奈奈妈妈讨论过你那些试卷了。”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忽略小小的不自在和生气,还是认命地开始收拾起屋子而Reborn则在一旁捣鼓起了吊床。

等沢田纲吉洗好澡回来后,Reborn还坐在那个小吊床,他将之前写的东西装入分别装入不同的信封中。

“Reborn,”沢田纲吉看着穿着小睡衣的Reborn,他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睡觉了,“你今天不睡床吗?”

早在Reborn来的第一晚,Reborn就占了他的床,而沢田纲吉只能睡在Reborn装的吊床上,更准确的说,他第一晚是睡在地板上的。

沢田纲吉等了一会,Reborn戴上了和睡衣一样有小星星图案睡帽,而他的呼噜声是沢田纲吉等到的唯一回答。

沢田纲吉坐在床上,看着背对他打呼噜的Reborn发呆。虽然他知道Reborn不是普通的婴儿,Reborn也总是把他的生活弄的一团糟,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真正地对Reborn生气。毕竟他还是把Reborn当成一个过分顽劣的孩子。

而且除了Reborn没有其他人和他那么亲近过,家里也显得热闹多了,他还是很庆幸Reborn的到来的。

“晚安,Reborn。”沢田纲吉关了灯对着Reborn的方向轻轻说道。

沢田纲吉叼着面包朝学校跑去,他决定收回自己昨天说的话。

Reborn就是恶魔!恶魔!

Reborn在今天他迷迷糊糊刷着牙的时候善意地提醒了他和云雀学长的约定。于是他拥有了一个鸡飞狗跳的早晨。

他早就忘了这件事情,昨天他甚至没有调过闹钟就睡了,闹钟响了他还照旧迷迷糊糊地趴了一会儿,而期间Reborn只是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说别人的坏话是不好的,蠢纲。”

沢田纲吉看着在墙上奔走的Reborn,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他有读心术吗?

“对的哦,我有读心术。”Reborn轻松地跳过一个小路障“所以最好不要在心底说我坏话。”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沢田纲吉催眠自己,他发现在Reborn来了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欺骗自己,甚至来不及想想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

“我还可以和动物说话哦!”

沢田纲吉停了下来,看着Reborn,不会吧。

“这也是真的,比如现在你右边的吉娃娃对你踩了它的尾巴很不开心。”

“什么?什么!”沢田纲吉吓了一跳,反射性地跳到左边,脚边传过狗生气的低吠,他才发现自己现在真的踩在了吉娃娃的尾巴上。

“Reborn?!”沢田纲吉又跳了起来,Reborn站在吉娃娃的旁边,摸着吉娃娃的头说着什么,吉娃娃摇着尾巴舔了舔他的手。

“骗你的哦。”Reborn说“但是你现在再不走,它就会咬你了哦。”一旁的吉娃娃很配合的叫了起来。

沢田纲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放弃纠结,朝学校跑去。

精疲力尽地趴在桌子上,沢田纲吉甚至没有精力去听旁边同学和老师在说什么。他现在只想休息,迟到是不可避免,还好这次有三次机会抵消了一次。

“准确地说,你已经用了这个月所有的机会了。”

沢田纲吉左右看着,却没有发现Reborn的身影,但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现在已经是下旬了,所以你只有一次机会,而你在刚刚就把它用掉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