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爱的少年永远十四岁 (六)

“专心听课。”一个小纸团砸到了沢田纲吉的头,他缩了一下,反射性地朝那个方向看过去,但什么都没有看见。


“Reborn?”沢田纲吉小声地问。


前桌倒是转过来甩了一个厌恶的眼神,不过沢田纲吉倒也习惯了。他就在老师的讲课声中昏昏沉沉地等着Reborn的回复和下课铃声。但最后只等到了放学广播,这一天总算是平淡地过去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沢田纲吉也时刻紧绷着。总感觉不知道哪个时刻,哪个地方,Reborn就会跳出来。他应该没有发现自己睡着了一下下吧……明明Reborn到自己家来也不过两三天吧,但是却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很久了呢。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同时回答的是奈奈妈妈和Reborn,他们正坐在餐桌前聊着什么。


“啊,纲君,回来得正好。Reborn还说你以后会晚点回家呢,因为有社团活动。”奈奈妈妈说,“你这孩子,参加了社团怎么没有告诉妈妈呢?”


“社团?”沢田纲吉一头雾水,“我没有……”


“是拳击社呢!很帅气吧,妈妈。”他刚想否认,就被Reborn抢了话头。


“拳击社?!”沢田纲吉大喊道。开什么玩笑,参加拳击社他会死的好吧,绝对会的!


“是啊,拳击社。很帅气吧!”


“一点都不!”沢田纲吉吼道。


“超级帅气呢!纲君一定可以成为爸爸那样子优秀的男人的!”奈奈妈妈一脸坚定地握了握拳。


“妈!”沢田纲吉没想到妈妈居然也同意Reborn这个荒谬的建议,再说了谁要成为爸爸那样不靠谱的男人啊!


“其实不一定要是拳击社的,妈妈只是希望纲君可以多参加一些活动,多交一些朋友,能更开心一些。”奈奈妈妈停顿了一下,温柔地笑着,“如果能学些防身的,妈妈会更安心呢。谁叫我们家纲君看起来像随时可以被风吹走。”


“哪有那么夸张啊!”看着那孩子脸红着反驳。沢田奈奈感觉心被轻轻地挠了一下。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孩子因为身子弱被别的孩子欺负。从小学开始,纲吉就总带着些伤口回家。虽然他总是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但小小的孩子还不懂怎么说谎,满脸写满了委屈。后来那个小小的总爱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团子慢慢地长大了,也不再爱找她抱怨了。即使受了伤,也总是一个人偷偷处理好。她也没有说破,只是买了更多的绷带和药品放在家里。


她也知道那孩子并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是她也希望那孩子可以更勇敢点,可以自己尝试着去解决这些问题。


“妈妈……”沢田纲吉注意妈妈一直都笑着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停下了抱怨。虽然他还是觉得很荒唐,但如果能让妈妈开心的话,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会尽力去做的。


“快吃饭吧!今天的晚饭是汉堡呢!”Reborn端着盘子跳到椅子上,“你不喜欢的话我就都吃掉了啊!”


“Reborn!等我一下啊!”沢田纲吉还没有缓过来,就又被Reborn盘里叠得高高的汉堡吓到。


“那明天纲君要参加社团,妈妈会给纲君做更大的便当加油哦!”


“妈妈,可是我都还没有报名啊!”沢田纲吉有气无力地说,明明参加社团的是自己,为什么反而妈妈和Reborn更有动力。


“我已经帮你报名了,明天社长应该就会来找你。他可是对你很满意呢,不要让他失望哦!”


“Reborn?什么时候!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觉得像你这样不爱学习的人肯定懒得写信,我就好心地帮你写了。你还没有谢谢我呢。”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Reborn!”沢田纲吉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客气。”Reborn理直气壮地接受了道谢。


“纲君和Reborn感情真好呢!”奈奈妈妈欣慰地说。


“哪有啊?”沢田纲吉一边举高自己的盘子避开Reborn的筷子,一边在心底吐槽,明明就是Reborn对他单方面的压迫好吧!


“妈妈很久没有看见纲君那么开心了呢!”


沢田纲吉看着妈妈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样子一愣就被Reborn抢了菜。他也很久没有看过妈妈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了……


“Reborn!”在Reborn压迫的眼神下,沢田纲吉还是缩了回去。


在Reborn的监督下,好不容易写完作业,以为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的沢田纲吉又被Reborn拽到了书桌旁边。


“Reborn,干嘛呀,我已经写好了。”沢田纲吉十分抗拒离开自己舒适的床。如果没有Reborn在的话,他大概连作业都不会拿出来就去睡觉的吧。反正做了也都是错的,也没有差别。


“仅仅是填满了的话是不可以算做好了的吧。”


“Reborn,你就放过我吧……”沢田纲吉瘫在桌子上。桌面上摊着的是他刚完成的作业本,不过现在上面已经被Reborn毫不留情地勾满了错误的地方。


“你可是说过要考段里前一百的啊。”


“我哪有说过?”


“呃呃……”Reborn把课本砸在沢田纲吉的脸上,“快去写作业吧。”


“嗯……”沢田纲吉看了看自己的作业本又偷偷瞄Reborn,就算给他一晚上他也还是不会啊。


注意到沢田纲吉小心翼翼打量的眼神,Reborn这次倒没有为难他,“拿来吧,哪里?”


沢田纲吉有点受宠若惊,但这种感动只维持了短短的几小时。再次被毫不留情地踹醒的沢田纲吉看着墙上显示为5:00的时钟,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Reborn?干嘛这么早叫我啊!”看清时间的沢田纲吉又钻回被窝。


“快起来,你忘了云雀学长和你说过什么了吗?”Reborn学着沢田纲吉的语气加重了“云雀学长”这四个字。


“再十分钟。”虽然云雀学长是很可怕,但沢田纲吉还是抵挡不住困意,他把头也缩进被子。


Reborn倒出乎意料地没有继续催他。但这样的安静反而让沢田纲吉觉得十分诡异,他迷迷糊糊地躺了会还是受不了地从被子里爬出来,墙上的钟表已经指向了七点半。


“啊啊啊啊啊……”沢田纲吉大叫着从床上跳起来,“完了!完了!要迟到了!Reborn你怎么不叫我!”


“呼噜呼噜……”Reborn只是在吊床上翻了个身,他还穿着那套小星星图案的睡衣。


沢田纲吉没有去想为什么今天Reborn还没有起来。他只顾着换衣服、整理书包,慌慌张张地差点再次从楼梯上摔下去。沢田纲吉抓住栏杆大喘气,不过这一下子他倒是清醒了不少。


“纲君?你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啊?”奈奈妈妈看到他似乎很惊讶,“等一下哦,早餐马上就好了。”


“早?”沢田纲吉还保持着手忙脚乱的样子。


“对啊,现在还不到六点呢。纲君很少起那么早呢!”


面对奈奈妈妈一副我家孩子终于长大了的表情,沢田纲吉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鼻子,应该说他根本没有起过那么早好吧。如果不是被Reborn坑了,估计现在他还在睡梦中吧。


习惯了急匆匆地叼着面包就跑,难得坐下来慢慢地吃早饭,沢田纲吉反倒觉得有些奇怪。


“纲君很少有机会能好好吃妈妈做的早餐呢,今天要好好吃完哦。”奈奈妈妈故意严肃地说,注意到沢田纲吉一口都没有喝的牛奶,“好好喝牛奶才能长高哦。”


被戳穿了小心思的沢田纲吉红了脸,一口又一口慢慢地抿着,他真的不怎么喜欢牛奶。


“真是的这么大了还是不知道自己弄好衣服”奈奈妈妈站在门前替沢田纲吉整理着衣服,虽然是抱怨但没有半点责备。


“我走了!”


“出门小心哦!”


夏日的天总是亮的很早,六七点的街道已经完全苏醒。所有人都急匆匆地奔走着:穿着校服的学生,拿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开始工作的工人们,早起散步的老人……沢田纲吉也融入了这片人群,随支流一起向学校涌去。


因为时间还早,他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明明是天天都要走,熟悉到闭着眼也不会走错的街道,现在却显得有些陌生,像是认真看久了就觉得奇怪的字。十字口那个蓝色房子前的蔷薇已经开花了呢,粉色的甜腻气息热情地朝每个过路人问好。还有原来之前看到过的阿婆是住在这个屋子啊,还会在早上出来给花浇水。


“沢田同学?”


突然被叫到的沢田纲吉回过头,留着浅棕色短发的少女见他转过来就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早上好啊!”


微风扬起少女的碎发和裙摆,干净清秀的面容和空气中迷人的花香一样轻易叫人失了神。


“早,早上好。”沢田纲吉有些红了脸,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是京子。笹川京子可是并盛中学的校花,大部分男生的暗恋对象。虽然是同班同学,两人倒也没有说过几次话,沢田纲吉一时间不知道该对这个突然的招呼做什么反应。


“没有想到会碰到沢田同学呢。”


他挠挠后脑勺,努力想找出一些有趣的回答。但只能发出几个模糊的音节,笹川京子疑惑着又探前了点。这个距离太近了,沢田纲吉仿佛可以在对方清澈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畏畏缩缩的样子。他只觉得更紧张了,甚至起了一身薄薄的汗。


“走了,京子。”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别和他废话了。”


“小花……”笹川京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沢田纲吉笑了一下。她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就被旁边黑色波浪卷的少女拉走了。虽然也是同龄人,她看起来就成熟多了。黑川花,沢田纲吉当然也认识她,毕竟也是同班同学。


“那学校见了!”笹川京子回过头和沢田纲吉挥挥手就离开了。


笹川京子和黑川花走远后,沢田纲吉才反应过来,他傻傻地朝她们的背影挥了挥手。虽然知道对方看不见了——学校见。


“沢田纲吉。”沢田纲吉刚走进校门就听到云雀学长冷冷地喊出他的名字。


“云雀……学长?”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明明他今天没有迟到啊。


“没什么。”云雀恭弥看了看手表,就挥挥手放他走了。


沢田纲吉总觉得云雀学长的声音透露出些小遗憾,他打了个寒颤,还是继续往教室走了。


推开门的时候,沢田纲吉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教室,因为教室里的人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他还看了看班牌,没有错啊。低着头走进教室,沢田纲吉快速地坐到位置上。正好收作业的人从教室前端往后收,沢田纲吉赶紧去翻书包。但在沢田纲吉想递出作业的时候,那个人却直接掠过了他。沢田纲吉楞了一下,握着作业的手松了又握紧,还是拉住那个人,递出了自己的作业。


那个同学楞了一下,还是收下了。旁边的人可不淡定了,“怎么?有了小女朋友后废材纲要开始奋发图强了?”他嘲弄着说道。另外的人也配合地大笑起来。


而沢田纲吉只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整理自己的桌子,似乎是觉得无聊了,已经没有人再往他的桌子塞垃圾,刻奇怪的字。但这不意味着欺凌的停止,只不过是换了别的方式。


“沢田纲吉!”刚放学,沢田纲吉就感觉听到有人大喊自己的名字。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老师和同学探究的眼神都告诉他这不是错觉。对于这个陌生的还越来越大的声音,沢田纲吉根本不想回应,他甚至想把自己折叠塞入抽屉来避开大家打量的眼神。被置于焦点,对于他这种生活在阴暗的人来说太过灼热而刺痛了。


但那个男生似乎根本没有想过放弃,“沢田纲吉!沢田纲吉!你在哪?”沢田纲吉低着头,往书包里狂塞着东西,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但那个声音对他穷追不舍,“沢田纲吉!”


忽略了沢田纲吉的祈祷,那个声音最终还是追到了门前,来势汹汹地撞开门,“沢田纲吉在吗?”


“哥哥,真是的。”沢田纲吉听到笹川京子小声地抱怨着。


哥哥?沢田纲吉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往门口看去,一个留着银白色寸头的男生。硬朗的五官使他看上去严肃而坚毅,但似乎是受伤了,鼻子上还贴着白色的OK绷。怎么看,都不会把他和京子联系起来的吧。但沢田纲吉可以轻易看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即使是站在门口,他也蹦蹦跳跳的比划着缠满绷带的双拳。他应该就是……


——拳击社社长!


“你就是沢田纲吉吧!”那个男生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沢田纲吉的手臂,“我是拳击社的社长笹川了平!让我们极限地开始练习吧!”


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坚定而自信,就像是太阳一样耀眼。恩……其实也不是很难相信啦,他是京子的哥哥。毕竟他们都是那么温暖而耀眼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