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大病初愈

大病初愈(五)

方兰生走在百里屠苏身边,侧身看他。百里屠苏提着一盏灯,橘黄色的灯光模糊地剪出他的轮廓和前面的一小段路。

百里屠苏的黑色的斗篷几乎要融入夜色中,而方兰生自己穿了一件类似的青色的斗篷。因为方兰生身子尚弱,两人并未直接去往侠义榜里所言的夭山,而是先返回方府放下那些东西,在二姐再三的叮嘱中加了件衣服这才出门。

本来只是方兰生加了件青色斗篷,但方兰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件黑色的硬拉着百里屠苏穿上了。

说来也是奇怪,方兰生也不记得自己家里有过这件衣服。但这件衣服简直就像是为了百里屠苏定做的,黑色底料上袖口朱红色的花纹,正如那人黑色眉眼间一点朱砂。

百里屠苏穿着它刚刚好,就像方兰生想象中那样好看。方兰生看着百里屠苏不由傻了神,路上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方兰生直到再出门才知道他们去的不过是西南方不远的小山丘,才知道原来他们本来的行程就是要在晚上出发,也才知道他们不过是受托去照看一下那里一株古桃树。

当百里屠苏再次领方兰生走上那个岔口并踏上右边那条路时,方兰生感觉自己真的是气到没有脾气。

方兰生真是不明白百里屠苏为什么一大早把自己拎出来,为什么明明知道他们不是除妖还要抱着自己那一堆小玩意出门,为什么非要拉着自己逛了那么久的集市。

这些更像是他才会做的很无理取闹的事情,为什么百里屠苏会特地一板一眼地去做。

但每每想起百里屠苏载满星辰大海的眼眸和那句小心翼翼的你还怕我吗。所有的质疑和气愤都又沉了下去连带着不安和恐慌,只噗地冒出一个小小的气泡,也是安静的,怕是惊扰了那别扭的温柔。

方兰生不敢说他真的就不害怕百里屠苏了,但是他想更努力一点,更靠近百里屠苏一些。他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的那些情绪,但他不想让这本不属于自己的情绪继续控制自己。

因为他其实感觉得到在百里屠苏靠近时自己惊慌不安下是掩饰不住的欣喜雀跃。

记忆里的眼眸和现实逐渐重叠,方兰生才发现在不知觉间他们已经到了。

夭山其实只是普通的山,又在比较深处,因此也没有什么人来往。刚看到夭山这个地名时,方兰生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什么他不知道的地方,但琴川不应该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后来仔细想想,他倒是听过妖山的,因为之前常有旅人路过被妖怪吓得够呛,便被叫做了妖山。想来是那人笔误吧,但接下来看,古桃树有恙求高人照看,方兰生算是一头雾水了。

不过看来侠义榜上的夭山就是传说中的妖山了。只一眼,方兰生就明白为什么说这是夭山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遍地为桃,其山名夭。

深深浅浅的粉色,带着浅甜的花香,溢了满地。拂过脸颊的花瓣,随风漂流打转。就像是粉色的云落了下来惊扰了一地的月光。

因为是深山又有妖山的传言,所有的桃树都无人地恣意生长着,入耳的只有风声,踏入这片似乎不存在这个世界的土地,方兰生不由屏住呼吸。

他感觉到一只手从他右侧伸出来,碰到了他指尖,他没有躲开,那只手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便滑入他的指缝,和他十指相扣。

百里屠苏的手比他的更大也更为粗糙,指腹和掌心都带着常年练习而留下的薄茧。也不知道是谁太紧张出了汗,他们紧贴的手心带着点黏糊糊的暖意,在初春尚寒的夜晚是那样清晰而真切。

方兰生没有转头去看右侧的百里屠苏,只是看着眼前这片桃花。两个人就那样牵着手,安静地看着。

直到方兰生感觉到一个小小的力扯着他的衣角,他低下头发现一个清秀的女童正仰着头看他。

这无人之地又是深夜,想来这女童不是人类。但方兰生却不觉得害怕。女童大概四五岁的样子,穿着打扮乃至行为举止和普通人家孩子无异。如果放在街上,反而应该会被认为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呢。

方兰生越看越觉得她的眉眼有几分熟悉,叫他软下心来。他弯下腰,摸摸了女童的头,温柔地笑了笑。

“哥哥,不可以带灯进去哦。”女童伸手指了一下百里屠苏手里的灯。

百里屠苏将手中的灯慢慢地放在女童的手中:“我们一会回来。”

百里屠苏拉着方兰生手向桃花深处走去,小声地解释着:“那是执灯者,一种小妖怪,为人们拿灯。她们一般都是成群出现在人妖交界处,妖界禁人界明火,她们会替人们执灯守在界点等人们回来。没想到这里也有,想来桃林深处有结界。”

“那我们进得去吗?”方兰生小声地应着。

“那个执灯者看起来很真实,她应该经常会替人执灯,而最近拜访这里的应该只有南容家小姐,既然她可以进去,那么我们应该也可以。”百里屠苏耐心地解释着。

两人不再言语,沉默前行。方兰生很快就找到了古桃树。面前桃树的枝叶撑起了一大片星空,枝条上还零碎地绑着一些小小的用来祈福的花色手绳。手绳不多但可以看出来编织人的认真和仔细。

也许是贴近月光的原因,眼前的古桃树相比其他的桃树显得更为苍白,散发出淡淡的寒意。两人走近后,方兰生才发现不知道为何这株桃花树竟然带了一层的薄薄的冰霜。

方兰生迟疑地伸出手刚想要确定一下,就被扯入右侧后方的怀抱,重重地撞上了百里屠苏的胸口。同时几个小小的冰块擦过他啪地碎在树上。

方兰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从他们紧贴的地方用力地传出来咚咚咚咚咚地响着。

害怕被百里屠苏发现自己慌乱的心跳,方兰生手忙脚乱地从百里屠苏的怀里挣扎出来,但还是不自觉红了耳尖。

“喂!你们干嘛呢?”一身桃红色的少年站在对面看着他们,不知道何处湿透了衣裳,身体微微颤抖着仍旧倔强地仰着有些苍白的小脸。

方兰生一直以为桃花妖应该要不是书上说的那种妖艳惑人的女妖怪要不就是那种天真烂漫的少女。怎么也没有想过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少年。

不过眼前这个少年长得确实很好看。眉眼带笑,微微上钩的眼角和嘴角透着一股媚意,眼眸偏偏又幼儿般的纯真,两者在他身上并不冲突反而叫人过目难忘。

“我们受南容假小姐之托前来。”百里屠苏抱着手回答道。

“南容家小姐?那个小丫头阿。”一个闪身,少年就出现在方兰生他们头顶的树枝上,随意地摇晃着腿,“回去吧,告诉她我很好。”

树上的桃花因为他的动作而漱漱抖落。方兰生伸出手,落在手心的花瓣带着薄薄的霜,颜色也比普通的桃花更浅。

也许是见他们久久没有动静,少年有点不开心了,更加用力地晃着腿,轻声念着什么。

方兰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铺天盖地的桃花埋了起来。等他一肚子气挣扎着出来,看到百里屠苏的位置还是更大的一堆桃花,又不由得偷偷笑起来。

但方兰生还没开心多久,就看见百里屠苏用剑气震开了花瓣,清清爽爽地出来。想想自己笨手笨脚爬出来他又开始不开心起来。

不过今天百里屠苏的脾气也太好了吧,这么弄都没有生气。

百里屠苏走近方兰生,伸手拨弄着夹在他衣服里和头发里的花瓣。

“你们怎么还不走啦?”少年倒挂下来,一脸怨气地看着两人,“不要在我这里调情好吗?”

“你在胡说什么阿?”方兰生涨红了脸,一把打掉了百里屠苏的手,“再说我们走不走关你什么事阿。我们好心来看你,你不领情还要赶我们走。你是不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阿。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看你……”

“你……”少年怕是很少见到方兰生这么多话的人,支吾半天也不知道回什么,只是气红了脸。

方兰生见他伸出手指着自己,以为他又要施法术吓得躲到百里屠苏的背后,拽着百里屠苏衣角只探出半个头看他。

而少年只是气鼓鼓地坐回树上:“那你们离我远点。”

百里屠苏点点头便扯着方兰生的后衣领后退了好几步才松手。直到藏于地面的法阵沿着线路泛起白色的光,方兰生才发现原来他们之前立于法阵之中。

白色的光开始汇聚,一个完整的符慢慢成形。少年立于法阵中间双手合十默念着什么,白光像水一样在空中凝结,而法阵中心除了少年外渐渐开始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