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大病初愈

中长篇

大病初愈(一)

方家小少爷在初春染上一场风寒,大病之后性情突变的消息在琴川传得沸沸扬扬。

方家二姐一开始还以为自家小祖宗又瞎折腾他那些什么法术秘籍入了邪,特地请来了法师办了几天的法事,却也无甚效果。便也叫了暂借宿方家的百里屠苏来一看究竟,而一向黏着百里屠苏的方兰生居然给百里屠苏吓得够呛,缩在被子里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虽是身骨仍需调养,依着方兰生那性子怎么肯多待在屋子里,几天后便也又满地跑。

不过这场大病许是重了些,因为方兰生不同以往地多在屋子里乖乖待了几天,听着方如沁的数落,喝着难喝的补药,也没有什么闹小性子。

倒是他刚醒过来看到方如沁就一脸要哭的样子和意外的闭口不言让方如沁直接慌了,后悔是不是自己说重了。自家的弟弟,身为姐姐还不了解吗,虽是顽皮,大祸小祸天天闯,嘴上总不饶人,但实际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哪受得了一点委屈。

好在方兰生除了一开始的反常后,又开始闹了,方府上下也就放下了心,毕竟那个爱笑爱闹的小少爷才是他们习惯的。

方如沁叹了口气,合上房门,她刚刚替方兰生换了床厚点的被子。虽然这类事情交给下人就可以,但她还是希望亲自来。转身却看到了红衣少侠站在不远的转角,浅笑对百里屠苏点头示意,而后者一个点头便也离开了。

方如沁看着百里屠苏的背影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兰生最近和百里少侠闹了什么变扭,以前都是缠着人家怎么都不肯走,现在倒好,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见了人家就跑。

虽然兰生最近也和以前一样爱瞎闹,但方如沁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兰生就像经历了什么一下子长大了。现在的瞎闹更像是为了让她安心的刻意为之。

虽然她之前一直希望兰生可以成熟些,但其实如果可以,她希望她可以护他一辈子,希望他一辈子都是那个闯了祸就可怜兮兮向她求饶向他耍滑头的麻烦鬼。

而此时方兰生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挤开厨房的帮工,说什么要给大家做一顿饭,让大家见识见识他的厉害。帮工笑笑也就让出了厨房,也乐得清闲,毕竟谁也不知道方家小少爷那小脑子里装着什么,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反正只要他高兴,不出什么大事,大家也都依着他。

方兰生端着他辛苦熬的冰糖百合马蹄羹打算去让二姐先尝尝,正苦恼着腾不出手来开门,想着要不要叫人来。
一只骨骼分明的手推开门并稳稳停在门框上,方兰生下意识道谢,低头便想向前走,却被那人伸出的手卡在厨房里,进退不得。

不由抬头打量起这个不通情理的怪人,扎着红绳的袖口,暗红的外衫和里处的白衫,领处的巫祖项链,以及冷冽眉眼中心的那点红,除了百里屠苏还可能是谁。

方兰生手一抖差点摔了手里的碗,下意识想跑,可现在被人家堵个正着,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跑,明明颤巍巍地站着还非要挺着胸,输了什么也不能输气势,不就是个死木头脸吗。想是这么想,手却还是抖不停却巴不得现在一碗粥倒在百里屠苏脸上溜之大吉。

“小心。”百里屠苏倒跟个没事人一样,还好心地提醒了一下方兰生并极为难得地伸手帮他扶了一下碗。

感觉到偏低温的手指滑过自己的手背,方兰生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嘭得涨得通红,也顾不上什么辛苦熬的羹了,往百里屠苏手里一推,便弯腰从他手臂下钻了出去。

而百里屠苏端着那碗羹,看着方兰生落荒而逃的背影也没有追,只是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