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HP/HD ABO] From Now 2

(一)



Harry避开巡逻的教师,来到了有求必应室。好不容易结束了Snape的禁闭,他现在只想回到自己舒适的床上,睡上一觉。但是他并不想错过知道Malfoy秘密的机会。


站在有求必应室前Harry翻了个白眼,他要怎么进入有求必应室,难道要对有求必应室请求一个有Malfoy的房间吗?


尽管很不情愿,Harry还是默念,我想要一个有Draco Malfoy的房间。我想要一个有Draco Malfoy的房间。我想要一个有Draco Malfoy的房间。


Harry突然为一个塞满Draco  Malfoy的房间的可怕想象而恶寒起来。还好一切都很正常,房间里只有一个Malfoy,但最先问候他的是一个除你武器和速速禁锢。


Harry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魔杖飞了出去,而自己被绳子紧紧绑住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哦,侧脸着地的Harry发誓总有一天他要好好地修理Malfoy一顿。


尽管在Harry进来的一瞬间就攻击了他,Malfoy却没有在成功后立刻做些什么。好奇Malfoy的目的,Harry也没有立刻挣扎着试图解开束缚。

  

Harry在倒地后才真正地开始观察这个房间,他本以为Malfoy要求的一定是一个舒适奢侈的房间,但可能是为了让Harry不适,这居然是个小型的魔药室。说真的,Harry真的不想再闻到魔药的味道,那些味道已经荼毒了他的味觉很久了。


Draco在感知到Potter信息素的瞬间就甩出了魔咒,毫无防备的圣人Potter果然中招了,把Potter当做空气,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现在是熬制魔药的关键时候,他可不想因为一个Potter毁了自己的心血。


被丢在一边的Harry不得不承认Malfoy严谨而熟练的操作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虽然他根本无法辨别出对方制作的是什么魔药。他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这么热爱魔药学,即使他拥有了“混血王子”的笔记,他还是无法忍受魔药制作的复杂精细。


当Draco终于把一份浅紫色的液体分装入几个小瓶子时,Harry和Draco一起松了口气,他已经在地上躺了十多分钟了,麻痹的感觉从被压迫的身体一侧一阵阵地传来。


“Malfoy,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Harry尝试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魄力,但在一天的消耗下,他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假装大人的孩子。


Draco小心地向Potter靠近,就像是一条嘶嘶作响的蛇试探着接近自己的猎物。他加强着自己信息素的释放,同时注意着Potter的信息素变化。他事先在空气里加入了安神的魔药,能尽量减少情绪起伏对Potter信息素的影响。


他一直有一个猜测,而现在他只是想要证明它。


Harry有些慌张,他倒不担心Malfoy会给他下什么恶咒,毕竟这个胆小鬼应该不敢在学校里对他公然做些什么,Malfoy不会是想要用自己来测试他那个奇怪的魔药吧?Harry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因为Malfoy给了他一个速速禁锢而不是统统石化,Malfoy肯定是为了欣赏他被迫吞药后的痛苦表情。


Harry感觉自己被Malfoy用力地推倒,他的头响亮地撞上了地板。嘿,这个粗鲁的家伙。以为他们是在打魁地奇吗?


Harry不合时宜地注意到天花板居然是流动的星空,这给这个沉闷的魔药室增添了不少的温暖和活力。但Malfoy放大的脸很快抓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Harry绝不是第一次和Malfoy靠的那么近,在性别彻底觉醒前的几年,他们争吵打架,经历过比这近得多的距离。但是那时他们全心全力地对立,愤怒掩盖了所有,包括性别的本能吸引。


Malfoy双手撑在他旁边的地面,Harry甚至可以看见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轻柔的呼吸声落下来就立刻烫伤了那块皮肤,Harry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这么靠近过Malfoy。他不自在地避开Malfoy打量性的眼睛。


Alpha和Omega的身份让他们的动作显得太超过了,不能怪Harry多想,虽然他无法感知信息素,但基本的生理现象他还是了解的。Malfoy现在显得太不正常了,平时苍白的双颊透出些血色,刻意压制的呼吸还是有点凌乱,无意接触到的皮肤不断传递出偏高的温度,只有他灰色的眼睛还是冷冷的,Harry有点担心Malfoy是不是快要发情了。


在Harry性别觉醒后,就经常有Omega想要借助发情期跳到他的身上。Harry在这时会很庆幸自己不受信息素影响,他不希望他的伴侣是由性和信息素来绑定。但梅林的吊带袜呀,Malfoy怎么也不应该是那些Omega中的一个。Malfoy跳到自己身上的唯一可能就是杀死自己。


“Mal……”Harry挣扎着想要摆脱。然而Draco更快地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在Harry还没有从之前的暧昧气氛回过神来时,一个拳头重重地砸在他的肚子上。


“你这个混蛋!”Harry因为痛苦而咬牙切齿,彻底被Malfoy的态度搞蒙了的他决定了不是有一天就是今天了,他必须让Malfoy吃点苦头。


“Harry Potter。”Draco跨坐在Harry身上,直直望进那双绿色眼睛,不肯错过里面任何一点信息,“你是性别障碍者。”明明是揣测用的却是陈述的语句。


Harry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僵硬着:“你怎么知道?”


Draco挑了挑眉:“现在我知道了。”


“所以你今晚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证明我是个性别障碍者?”


“并不全是,但鉴于我们将要相处一个暑假,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一下我的合作对象是怎么样的人。毕竟我可不想被一个Potter标记。”


“胡说!我绝对不可能会这么做。”Harry被Draco的直白吓了一跳。


“所有的Alpha在他们标记Omega前都是这么说的。”Draco敷衍地耸耸肩,摆明了不信。


“我发誓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Harry急忙否认。


Draco简直想为Potter的粗神经鼓掌,potter完全清楚怎么样用正直的语气来攻击人。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再用自己的拳头表达一下自己的见解,就感觉到天旋地转,自己已经被Potter按倒。


糟了,该死,疤头居然会无声咒。


就算现在形式逆转Draco还是一幅处变不惊的表情,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什么事都闹着说要告诉他爸爸的小男孩了,他比以往明白情绪的外露是多么危险。反倒是Potter一脸不自在,尽可能地离他远远的,好像他才是被迫保持这个姿势的人。


Harry没有忘记Draco的魔杖,他从Draco口袋里抽出了魔杖,远远丢在一边。


Draco在Potter伸手去摸他魔杖的时候抖了一下,但在发现Potter比他还僵硬的动作和爆红的脸,他反倒放松了不少。也许是因为习惯了和Potter争个高下,他不想在任何方面示弱。


想不到救世主宝宝居然还是个纯情处男,Draco还以为在一大批Omega都拼命扑上救世主床的情况下,救世主就算没有实际的性行为,也应该早就习惯了这些亲密行为。


不知道要说是Potter太天真,还是要说Dumbledore把他保护了太好了。


明明感知不到信息素还是会因为对方是Omega而感到不自在,不亏是正直的蠢狮子。


Draco用腿去轻微蹭Potter的腿,满意地看到Potter一下子崩紧了身体。趁着Potter晃神的时候,猛地挣开他的手。在攻击过的腹部又给了Potter结实的一拳,满意地听到Potter倒吸了口气.


Harry对Malfoy的Omega身份的顾虑被这又毫不留情的一拳重重地击碎了。他就天杀的不该对Malfoy报任何期待。去他妈的Alpha和Omega!两人扭打在一起,拼尽全力地攻击着对方甚至没有多余地精力去避开对方的攻击,全力攻击着对方,也承受所有伤害,就像是抵死缠绵的情侣。


明明是两个巫师,却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但比起魔咒,直接的感官刺激总是能更好地宣泄愤怒和不满。一场混战后,两人并肩躺在地上,Harry大口地喘气,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口,龇牙咧嘴起来。Malfoy再一次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狡猾的斯莱特林,抓住一切机会尽可能地攻击他的腹部和脸。突然听见Malfoy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Harry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知道有多么久没有这么愚蠢固执的争斗,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那么放肆大声地笑了,战争阴影之下一切都是压抑而沉闷的。所以一旦被撕开了一个口,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谁也不能也不想再戴上那假装一切都好的面具了。


“Potter,我同意和你合作是因为魔法部答应释放我的父亲。我会在这个暑假尽可能地保护你的安全。他们选择我,是因为你需要一个Omega的掩护。我会制作一些魔药也会教你如何控制信息素,你的信息素太出名了。”


Harry侧过头去看Malfoy,Malfoy闭着眼睛,苍白而沉默,他过于的瘦削以至显得锋利伤人,除了他还微微起伏的胸口,他几乎就是一尊精心雕刻的大理石塑像。Harry怀疑Malfoy其实是一尊被赋予了生命的雕像,但是记忆里Malfoy满身是血的样子嘲笑了他的妄想,那曾一度是他的噩梦,不管他再怎么憎恶Malfoy,他也没有想过真的杀死他。


Harry确定这就是Malfoy会说的全部了,他决定离开,但Malfoy叫住了他“明晚十点有求必应室。”


Harry坐在早餐桌上,一口又一口塞着食物,机械性地咀嚼着。他昨晚睡得很不好,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Harry。”Ron用手触碰了一下他脸上的乌青,Harry因这刺痛皱起眉头,“我没有想到你有这种兴趣,又痛又爽?”


“Ron。”Hermione警告地瞪了一眼Ron。再把目光投向Harry,她不赞成地说道:“Harry,不要和一个Omega发生关系,如果你不能负责的话。你会毁了你们两个人。”


而Ron口中那个火辣的Omega,Hermione眼中那个无助的Omega正坐在斯莱特林的桌子上优雅地吃着自己的早餐。大概是因为Lucius Malfoy入狱了,其他斯莱特林和Draco保持了一个微妙的距离。但Draco似乎不为所动,仍保留着自己的高傲就像是一个固守自己领地的首领。


不同于Harry的狼狈,他的身上看不出一点扭打后的痕迹,甚至没有困倦的样子,这个虚荣的家伙一定掩盖了这些,用那些美容魔咒,Harry愤懑地想到。


“哦,Malfoy。”Ron拼命往嘴里塞着食物,口齿不清地说,“Harry你用不着担心什么。老Malfoy被关进了阿兹卡班,他现在自己都顾不及,哪有什么时间去做什么。”


“别说话,快吃。我们要迟到了!” Hermione不满地瞪了Ron一眼,但Harry还是可以看出其中变扭的温柔。


“嘿,我现在还不知道你那位火辣的小美人是谁。”Ron凑近Harry“很奇怪,我无法根据你身上Omega信息素找到她。”


“告诉我吧,我不会告诉Hermione的!”Harry感觉Ron整个人都要挂在自己的身上,那些食物屑都掉在他的衣服上。他不断朝Ron使眼色,但Ron完全忽略了他,还是想要套出那个神秘Omega的名字。


“嗷!”Ron的问话被迫中止了,他苍白着一张脸,刚想说话,又被食物呛到了,剧烈地咳嗽起来。


Harry看着刚刚踹了Ron一脚的Hermione慌乱地拿南瓜汁给Ron。而在Ron平静下来后,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催促他们快点整理要去教室了。


虽然Harry不知道为什么Malfoy还约他去有求必有室,但是作为一个格兰芬多,他总是有探索答案的勇气。出乎Harry意料的是当他达到时,他并没有看到Malfoy。他不认为Malfoy会是那种迟到的人,他只能猜测Malfoy有事情耽误了,于是Harry决定等下去。


出于报复,Harry把房间布置成了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样子,夸张的红色和金色,期待着Malfoy进来的反应。


但就算Harry无聊地练习起咒语,从漂浮咒到呼神护卫,Malfoy也一直没有出现。银色的牡鹿亲昵地蹭蹭Harry的手,就消失了,又只剩下Harry一个人。Harry想自己应该在一开始就回去,而不是像个傻瓜地等着。但是因为已经等了很久,反而没有了回去的念头。


当Harry从沙发上惊醒,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疼得像是下一秒就会断掉。当然,如果你在沙发上躺了一晚上,这是正常的结果。同时Harry也意识到Malfoy一个晚上都没有来,他再一次被Malfoy耍了。


他咒骂着起来,施咒看了时间,就匆匆忙忙地朝教室跑去,太晚了。更糟糕的是,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第一节课是黑魔法防御术。他已经可以想象到Snape要怎么嘲讽自己了。


“哦,我们尊贵的Potter先生终于来了。很好,起码他还是来了,我还以为他觉得自己足够优秀不需要再上我的课了。听说Potter先生魔药成绩很好,也许他觉得自己可以靠制作魔药和Alpha的身份来做些什么,就像是那些愚蠢的满脑子都是性的Alpha。”


Harry尴尬地站在门口,承受着Snape的毒液和其他同学的窃窃私语。他充满怒气地寻找着那标志性的金发。但它的主人似乎并不在,Harry感觉到自己的怒气像是打在了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困惑而无从发泄。


“安静!”Snape黑着脸喊道。教室里安静地过于压抑了,Harry总感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Harry,你昨晚去哪里了?”Harry刚坐下,Ron就压低声音朝他问道,“你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抱歉……”


“你知道吗,昨晚Malfoy被攻击了。”


评论(1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