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HP/HD ABO】From Now 1

 

  • ABO设定
  • 性别障碍A 哈×信息素敏感O 德

 

“不,教授,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Malfoy!”Harry冲着Dumbledore 教授喊道。


梅林啊,原谅他的粗鲁吧。Harry一直很尊敬Dumbledore 教授,但这不意味着他会赞同Dumbledore 教授所有的安排。

 

事实上Harry有猜到Dumbledore 教授叫他过来是为什么。毕竟还有一个星期,他们就要放暑假了。他的去向确实是个难题, Dursley家肯定不会想要再看见他的一根头发,Hogwarts在伏地魔复活后就不那么安全。他想过也许他可以到Ron或者Hermione家借住,哦不,那会给他们带来大麻烦的。


但Harry根本没有想过这会和Malfoy有什么关系。也许在他进入办公室看到Malfoy和Snape的时候,他就应该明白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一个Potter和一个Malfoy!”Harry看起来就要停止呼吸了,他的眼睛睁得很大,整张脸都憋红了。

 

“哦,我的孩子。”Dumbledore 教授摸着他的胡子,从眼镜上面慈爱地看着Harry,“一个Potter和一个Malfoy,多么绝妙的组合。相信我,你们可以花一整个晚上来说些小八卦。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喜欢这样吗。”

 

“来点蟑螂堆和覆盆子果酱?”

 

“不不不!”Harry看着那堆不知道怎么形容的食物直摇头。他不知道自己是被和Malfoy一起彻夜聊天的画面吓到了还是被那可怕的食物吓到了。

 

“哦,那真可惜。”Dumbledore 教授开始吃那个可怕的混合物。

 

看来已经不能指望Dumbledore 教授了,Harry把求助的目光投向Snape,第一次为Snape阴沉蜡黄的脸感到开心,起码Snape还是正常的。

 

快说些什么啊,你不是最讨厌我和你的得意门生在一起吗?你也知道我们一直试图杀死对方,你也不希望我杀了Malfoy或者Malfoy因为杀死我而进阿兹卡班吧。

 

Harry满怀希望地看着Snape,但后者似乎已经习惯让他失望。

 

Snape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算他一脸的不赞成也只是冷哼了一声。

 

Harry只好再看向Malfoy,这个事件的另外一个主人公,他一直避免面对的死敌。

 

Malfoy看起来更廋弱了,他穿着黑西服站在角落就像是一片黑色的剪影。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Harry只能看见他的小半张侧脸,紧抿着的嘴和绷紧的下颚线,就好像他是被迫忍受这一切。

 

又不是Harry求Dumbledore教授 安排这一切的,Harry尝试以气愤的目光去责问Malfoy,以前他在这么做的时候总是可以轻易地引起对方的愤怒。而现在他明知道Malfoy感受到了,可Malfoy仍没有任何反应。

 

这种非对立的相处模式让Harry感到挫败而不安,而当他越久地注视着Malfoy,那个金发小混蛋反而显得越加陌生。Harry突然意识到尽管他们做了六年的对手,他实际上并不了解Draco  Malfoy。

 

Draco不用回头就知道Harry Potter正死死地瞪着自己,除去对Harry Potter审问视线的熟悉,还因为空中愈发浓烈的森林气息的信息素。他的敏感体质能让他通过分析对方的信息素揣测对方的想法。这个正直的格兰芬多一定觉得这一切都是他这个狡诈邪恶的食死徒的阴谋。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和Potter打上一架,但是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反驳什么。

 

“Potter,如果你还记得如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你就应该选择收敛而不是炫耀它。”Snape上前半步保护性地把Draco挡在身后。

 

Harry尝试按照书上学过的办法去调整自己的信息素,在没有被提醒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信息素的小爆发。因为他其实根本感受不到信息素,尽管他像其他人一样正常地觉醒,并且众望所归地成为了Alpha。他从没有告诉别人的是自己无法感知信息素, 谁能想到Harry Potter,黄金男孩居然是性别障碍者,其他人不过是以为他对信息素很迟钝。

 

说起性别,对了,他绝对不能和Malfoy呆在一起。因为……

 

“教授,可是Malfoy是个Omega!”

 

Harry.嘴比心快.Potter在说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是那已经太晚了,他被迫承受两道杀人的视线。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Dumbledore教授还在,他绝对已经死在阿瓦达索命咒之下了,不过也许他们会选择先给他几个钻心剜骨咒。

 

Harry Potter!”Draco咬牙切齿地咀嚼着这个勇敢的格兰芬多的名字,很好,Harry Potter总是可以轻易挑起他的怒火,“就算我是个Omega,我也相信我绝对可以比你这个不懂如何控制自己信息素的Alpha活得更久。”

 

Harry对上Malfoy银色的近乎深蓝色的眼睛,那比平时深了很多,里面是他所熟悉的敌对和防卫。他反而镇定了下来。

 

虽然Harry想要激怒Malfoy,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利用对方的性别来调谑。作为一个无法感知信息素的Alpha,再加上从小生活在麻瓜世界,他其实并不那么在意ABO的区别。麻瓜世界虽然对Omega也存在偏见但并没有巫师世界那么大。不同于大部分的Alpha,他并不以自己是Alpha为荣也并不把Omega当做自己的附属品。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Harry有些着急地想要解释,他绝不是想要贬低Malfoy,事实上Malfoy比大多数的Alpha更难缠。在性别觉醒之前,Harry一直认为Malfoy会成为一个Alpha,哦不,这并不是对Malfoy外貌的否定,就算Malfoy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小混蛋,Harry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很漂亮,模糊性别的那种漂亮。尽管从外貌上他更倾向Omega但是怎么可能有哪个Omega像他这样的邪恶。

 

在Harry得知Draco Malfoy居然是Omega时候,他有点幸灾乐祸,想知道接下来Malfoy会怎么办。但就在性别觉醒后的第二天Malfoy就用咒倒了四个在走道围堵他的高年级Alpha证明了Malfoy就算是Omega也还是Malfoy。之后每个敢以此取笑或攻击Malfoy的人都受到了不同方法但是同样恶劣的问候,成功地闭上了他们的嘴。

 

“Malfoy,我……”Harry抓着后脑勺,把他本就乱得像杂草的头发弄得更乱。虽然他并不是害怕Malfoy的报复,毕竟作为多年的对手他已经体验过了大部分,但他觉得还是应该表明自己的意思。

 

“哦,闭嘴,疤头。”Malfoy剐了他一眼。

 

Harry松了口气,在心底感谢Malfoy的咄咄逼人。

 

“我相信Potter先生和小Malfoy先生会成为好朋友的。”Dumbledore教授向他们举起蟑螂堆,“你觉得呢,Snape?”

 

 “我很怀疑Potter先生会对我们学院弱小的Malfoy先生做些什么,毕竟他可是个了不起的Alpha。”Snape冷冷地说道,以“格兰芬多扣10分”的惯用语气。

 

Harry就知道斯莱特林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对手的失误,他们只会尽可能地抓住所有对他们有利的条件。但Harry很绝望地发现Snape从头到尾都没有反对过Dumbledore教授的提议。

 

“孩子们,我很抱歉。”Dumbledore教授压低声音,“但现在那是最好的办法了。”

 

Harry不知道这个最好的办法是不是对Malfoy同样适用,但他知道当Dumbledore教授这么说的时候,事情实际上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好的,教授。”Harry只能选择屈服,而Draco只是默认地拒绝回答。看得出来,Malfoy也很不愿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同意了这个荒唐的提议。

 

“现在以后很晚了,那么你们可以回去开始整理要带的东西了。做个好梦。”Dumbledore教授最后总结道。

 

Draco和Snape没有停留地离开了,Harry还想再问些什么,但Dumbledore还是把他赶回去睡觉了。还特别嘱咐他为了安全,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哦,他当然明白这个任何人指的是Ron和Hermione。要是他们知道自己这个暑假要和Malfoy一起,绝对会吓坏的。所以在Ron问他今晚Dumbledore教授为什么找他时,他只能应付过去。

 

还有一个星期,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Harry比往年更不希望暑假的到来。而和Malfoy一起度过暑假的念头总是让他时不时把目光落在Malfoy身上。

 

Draco能感觉到那个白痴救世主又开始各种观察自己,在自己抬头的时候又赶紧移开视线,然后在自己转过去的时候又再看过来,还自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他就不应该对这个疤头宝宝报什么希望,这个白痴,这样子还不用到暑假,所有的人都会知道Potter和自己有了什么。他毫不怀疑自己将会成为救世主暑假失去消息后的第一怀疑对象。

 

和一个Potter一起度过暑假,这对于一个Malfoy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但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的父亲被该死的Potter送进了阿兹卡班。为了惩罚Lucius在神秘事务司的失败,伏地魔强迫他去完成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杀死Dumbledore

 

Malfoy不相信魔法部,也不相信伏地魔,他们追求荣耀和权力,他们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方。所以Draco答应了Dumbledore的要求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当Lucius Malfoy出狱Malfoy一家将会离开英国,远离这片斗争。

 

他按照约定的样子和Potter保持着之前的状态,但Harry Potter作为一个救世主总是可以把他这个反派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

 

Harry盯着Malfoy,后者在认真练习着,他知道在Snape的课上这么做是很冒险的,可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Malfoy和Snape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好像那天在那里的是喝了复方药剂的其他人。

 

“Harry! Harry!”Ron用力地用手肘顶了他一下“老蝙蝠看过来了!”

 

Harry赶紧低下头假装自己在练习,但他还是不时抬头瞥一眼Malfoy。上了六年级,Snape同时兼任信息素控制课的教师,教导他们如何控制自己信息素的释放。这也许和Snape自身对信息素的良好控制有关。虽然通过一些魔药也可以达到信息素的抑制,但这对身体还是会造成无可避免的损伤,所以霍格沃茨特地开设了专门的课程。

 

Snape在教室走动,查看各人的练习结果,并抓住一切机会狠狠地扣格兰芬多的分。他们这节课主要是学习如何用自己咒语形成的小球来检测自己信息素的浓度并且控制在要求的范围。

 

Harry再次抬头,而Malfoy好像正等着他,朝他挑了一下眉,示意他注意左边,一只千纸鹤朝着他飞了过来。

 

Harry抓住那只千纸鹤,那只千纸鹤啄了他一下就自动展开了,上面是Malfoy华丽的花式字体:“停止盯着我,白痴,今晚十点有求必应室。”

 

Ron转过头时,Harry正好把纸条收进口袋。Ron朝他眨眼,吹了个口哨:“哦,我明白的,兄弟,一个火辣的约会,看来今晚你不会回来了。”在Harry开口前,他继续说“别想敷衍我,就算上面的信息素很淡,我也可以闻出那是Omega。在Snape的课上传纸条,这真火辣。”

 

“看来Weasley先生和Potter先生对信息素很有自己的见解。”Snape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身后,“但是如果他们有花任何一点心思在课上的话,他们就应该发现他们的信息素释放已经超过了标准。格兰芬多扣20分。”

 

“哦,该死!”Ron小声地咒骂。Hermione充满怒气的注视暗示他们即将接受一场漫长的说教。Harry并不是第一次在信息素课上被扣分了,因为无法感知信息素,他很难控制信息素的释放。Ron倒是没有被扣过分,也许是生活在大家庭,他对信息素一直控制得很好。所以Ron少见的失误是Hermione生气的主要原因。

 

“Malfoy先生,很完美,斯莱特林加10分。”

 

Harry看着Malfoy面前用来显示浓度的小球,那正处于很纯粹的绿色。Omega对信息素比Alpha敏感得多,他们容易受信息素影响,但同时他们可以更精确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释放。一些Omega甚至会通过信息素来诱导Alpha,但这比较危险,因为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有压制的作用。

 

Harry突然想起Ron说起的纸条上的Omega的味道。

 

哦,该死,Malfoy明明可以完美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

 

这个混蛋,根本就是故意引导自己和Ron释放过多的信息素。而Harry口中的混蛋朝他扯出一个Malfoy的标准冷笑。

 

Harry只觉得更恼火,但一只手重重地落在他的肩头,“看来Potter先生对我的决定有很大的意见,并决定用自己的信息素把整个教室都弄炸掉。我希望他还记得这个教室不是都是像他这样性欲充沛的Alpha。”

 

Harry才发现教室里不少的Omega已经涨红了脸,而Alpha则大多防备地看着他。他深吸口气,试图平静下来。情绪波动会影响信息素的释放,虽然Hermione提醒过很多次要他避免过大的情绪起伏,但作为一个纯正的格兰芬多,这根本不可能实现。

 

“今晚,我的办公室,关禁闭。”Snape下了最后的决定。

 

Draco丢给Harry一个“我早就知道”的眼神,愚蠢的格兰芬多。他好像完全没有受到Harry信息素影响,检测的小球仍是最稳定的绿色。

 

而Harry很不幸地明白了今晚为什么是十点的见面。

 


评论(13)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