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失败者(一)


●27普通高中生设定,时间是高三
●细节控
●R27,大量亲情
●游戏参考吃鸡,但有私设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转了转因为太长时间握笔而僵硬的手腕,沢田纲吉将写满推算过程的草稿纸拧成一团丢到地板上。那个小小的纸团在地板上尖叫着弹跳了一下,就被满地的纸团们扯入墓地,遏制住了所有挣扎。

泄愤地将练习题和参考书狠狠地推到一边,却又不小心碰倒了一旁的水杯,水杯坏脾气地像个气球嘭地炸了。沢田纲吉手忙脚乱地处理着,疯狂扯着纸巾来抢救自己的作业,但越忙反而越乱,纸巾扯倒一旁的笔筒,于是那些笔生气地跳下来,砸在每个地方要个说法。

一旁的水杯也摇摇欲坠,沢田纲吉又只能放弃收拾笔筒去扶那杯子。被搁置的水便挑三拣四地规画着领地,深一块浅一块把原本就乱七八糟的桌子弄得更糟。那些装不下的糟糕则顺着桌沿滴滴滴滴地淌下来。

沢田纲吉挫败地看着这片混乱的沼泽地,那些压抑不住的悲伤,毫无理由的愤怒,一股脑统统向他扑过来,咸湿的味道打湿了他的眼睛。

他的理智凶巴巴地训话着,要他赶紧去处理这些破事,然后再回去做那些很重要的习题,没有时间可以被他用来浪费;他的情感则声嘶力竭地尖叫着,喊骂着再也受不了了,去他妈的考试。

“纲君”奈奈妈妈端着牛奶走了过来“怎么了?”
她将牛奶放在桌子上还算空的地方,揉了揉他的头担心地问“还好吗?”

沢田纲吉很感激她避开了这片混乱,但是这种小心翼翼的关心又让他烦燥。他很想说他不是一个易碎的陶瓷娃娃,可是他是一只软绵绵的刺猬。这个事实让他一切的不良情绪都显得很无力都成了无理取闹。于是他只能用力地压下那个快要奔溃的自己,同样体贴地假装自己一切都好。

这个糟糕透了的夏天,这个烂透了的自己,为了美好的未来拼死拼活的自己真的可以有童话里的梦想成真吗?到底要多努力才配得上自己的梦想?人们总是说你要再努力一点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为什么他们闭口不问怎么样的未来才配得起现在的努力呢?

沢田纲吉坐在整理好的桌子前看着划满重点的笔记,却看不懂任何一个句子。只有没有干的卷子还透露出之前的奔溃,其他的一起都像平时一样平静而苍白。

“Ciao~”可爱的婴儿声音点亮了屏幕,也点亮了沢田纲吉的脸。

沢田纲吉抓起手机,快速地解锁打开聊天界面,就像是收到自己喜欢姑娘信息的毛头小子,着急而开心。其实也没有错,只不过屏幕那头并不是什么小姑娘,而是一个比自己还大的男人。

“今天怎么样?”

“还好。”沢田纲吉快速打着字,在快要发送时又把之前打的字一个个删掉。

“很糟糕。”他更用力地打到。

“你的每一天都挺糟糕的,怎么,是因为我不在你身边吗?”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正经,调侃着。沢田纲吉甚至可以想象到他说这句话时优雅的语调和微微上挑的句尾。

男人说自己是意大利人,沢田纲吉便想象屏幕对面的那个他应该是那种笑起来坏坏的能撩到一大堆妹子的。因为他的声音就是那种慵懒诱惑的,不像自己的,偏中性的清冷,常常被一起打游戏的队友认为是高冷的小姐姐。

男人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开了麦就撩他,在沢田纲吉反复强调自己是男生后,反而兴趣不减,更肆无忌惮。

男人的恶兴趣在一开始就体现得很明显,第一次和男人组队的时候,沢田纲吉就被准备模式时另外一个角色的装扮狠狠地惊艳到了。穿着红旗袍黑色渔网袜的大粗汉子形象再加上头顶“世界第一杀手”的ID,沢田纲吉有点怀疑自己碰到了变态,还是脑子不大好的那种。

沢田纲吉是个手残,而被他以为是变态的队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神。大神带着他一路杀敌抢包,就快要登顶时坑在了他手里,不信邪的大神便开始天天约他组队,誓死要和他一起登顶。

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了,还加了Line。陌生人的友好总是更能打动人。沢田纲吉会和这个打游戏加来的好友吐槽各种事情,这个好友也会毫不留情地毒舌Diss。

两人打了三个月的游戏,在得知沢田纲吉在读高三,男人就半威胁半利诱地让沢田纲吉卸了他攒了很久的钱买的游戏。他本来是想要留着这笔钱去买超级玛丽的纪念版的。不过还好,他还是狠下心买了这个游戏,不然他可能就遇不到他了。

沢田纲吉是真的很喜欢那个游戏的。不只是刺激什么的,他更喜欢的是那些在游戏里碰到的人。在那个游戏里还有个叫“我家孩子最棒”的好友每天都会邀请他一起打游戏,还是很稳定的每天晚上八点。虽然这个队友从来不开麦,沢田纲吉也大概能猜到是那种很恋家的大叔吧,会很骄傲地对身边的人炫耀自己的孩子。

打游戏时男人经常会跟他讲一些意大利的风景、美食和那里人们平静美好的生活,他口中的未来让沢田纲吉第一次有了想要试试的冲动。一个次次垫底的差生突然想要追上同班平均水平,这很难,真的很难。但是这个世界对这个阶段的孩子总是宽容的,连陌生人也会显得格外通情达理。

沢田纲吉开始刷题,但是他发现他连参考答案都看不懂,他又只能恶补知识点。但是知识点杂碎,沢田纲吉也只能死记硬背地耗着,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样的努力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比起结果来他更害怕的其实是停止努力后的迷茫和恐慌。

在所有人一致的鼓励肯定下,这个自称是他老师的男人客观得近乎冷血,他会一边教他做题,一边拐着弯各种骂他蠢。但这种平等的对待反而让沢田纲吉很安心。

在这个糟糕透了的晚上,沢田纲吉突然很想听听男人的声音。游戏下交流因为男人工作的原因两人很少用语音,绝大多数都是打字和发图。即使语音,也一直都是男人提出来的。

“可以语音吗?”沢田纲吉在信息发出去后才紧张了起来,一个出神不小心就打出了心底想的,这样子会不会太突兀了。

他有些忐忑地等着那句“Ciao”。这是沢田纲吉卸载游戏后的奖励,他想了半天,突然想听男人用意大利语打招呼。男人也掐着嗓子,故作可爱地说了句“Ciao”自己先笑了,沢田纲吉也跟着笑了起来。沢田纲吉偷偷地录下了这句,截做了特定铃声。

男人没有立刻回信息,沢田纲吉不由更紧张起来,但是信息已经发出超过两分钟了,无法撤回。他只能和那条信息大眼瞪小眼。

“嘟嘟嘟……”

语音通话邀请突然响了起来,沢田纲吉吓了一跳,才发现还没有带耳机。他又跑来跑去地到处翻耳机。等他好不容易翻到耳机,邀请却突然断了,沢田纲吉愣在原地,暗下去的屏幕映出他有点难过的脸。

“滴。”才响了一声,沢田纲吉就接通了通话。

“蠢纲?”听到男人声音的一瞬间,沢田纲吉突然平静了下来。

“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这个一开始的问题再次被提出。沢田纲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认识时就告诉了对方自己的真名,而对方甚至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嗤,通话那头的男人轻笑了一声。

在沢田纲吉以为他又要避开这个问题的时候。

“Reborn。”他听见男人这么说。

“恩?”

“R-E-B-O-R-N。”男人,不,Reborn好心地拼着。

沢田纲吉只觉得那些字母一个接一个从屏幕里掉出来,砸在他的心上,于是柔软的心就陷了下去,陷入了叫做Reborn的坑里。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