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失败者(四)

沢田家光并没有在家里待很久,大概两个星期后他就离开了。就像是他回来的那样,他走的时候也是没有任何征兆。沢田纲吉是在饭桌上又少了一双碗筷的时候才后知后觉。


但也没有多意外,沢田纲吉还以为那个男人应该会更早就离开的呢。毕竟少有的几次餐桌下的碰面,沢田家光也总是打着电话皱着眉头好像在讨论什么很严肃的事情。但每次一见他过来,又总是嬉皮笑脸地开些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后来还送了他一本看起来有些年份的资料参考书,说自己跑了很多书店才买来的会给他带来好运。


不靠谱而任性自我的男人。真是的,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吗,明明都已经……老了啊。照顾好他自己就行了,干嘛还总要担心自己啊。虽然这么想但沢田纲吉还是没有说出口。


说什么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明明就是被那天的自己吓到了吧,为了安慰自己所以特地跑去买的吧。


想到那天的自己,沢田纲吉还是会感到不好意思。他都多大的人了,还哭成那样,真的太丢脸了。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不过是又一次的考试失利而已。那根本算不上什么,毕竟大大小小的考试真的太多了。但沢田纲吉感觉偏偏就这次考试像是那支直击心脏的箭,哪怕之前万箭于身也能苟延残喘,却被这一只箭夺了一切力气。什么都不想去做,也不想休息,就这么和时间互相消耗着。反正也睡不着就干脆起来了,他轻手轻脚地出房间下楼,打算去卫生间洗漱。却在路过厨房的时候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不想惊扰他们,沢田纲吉站在楼梯口的阴影里安静地听着两个人低声的交流。卷心菜好还是胡萝卜好,要摆成什么样子比较好……


明明是很无聊的问题,只是听着听着,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委屈、内疚、自责……拼命压抑的负面情绪突然找到了宣泄口。


虽然已经很努力地避免发出声音,但也不知道是自己没咽下哽咽还是发出了别的什么声音,还是被两个人发现了。妈妈拉着自己在餐桌旁边坐下,爸爸则安静地站在旁边。因为觉得很不好意思,沢田纲吉抱着妈妈的腰,把脸埋进她的衣服里。


熟悉的气息,温暖的触感,还有落在他头上一下又一下温柔抚摸的手,安心感一下子充满了他的心,让那个苦涩而锋利的冰块开始慢慢地融化了。


沢田纲吉也记不得那天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大概就是些没有用的抱怨。他只记得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安抚自己,耐心地重复着,没有关系的,只要纲君开心就好了,妈妈只希望纲君能一直开心。


出门前就被塞了那个格外丰富的特大份便当和那本看起来就很不靠谱的书。


后来打开便当才发现上面还特地摆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于是垂头丧气的自己似乎也跟着开心了起来。只是——也更不甘心了呢,总想要做些什么让自己爱的人也开心起来。矛盾的自己,一面想要不顾一切地取得更好的成绩,一面又不希望家人为自己担心。


这种时候总会想要问问另外一个人,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沢田纲吉第一个想到居然是很久没有联系的Reborn。总觉得如果Reborn在的话,什么问题都可以轻易地解决呢。Reborn……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但还是迟迟没有问出口,一次次打开的Line,一个个打好又一个个删掉的字。然后又倍感罪恶地继续学习,希望学习可以抵消这不该有的无助和迟疑。


“你好?”沢田纲吉迟疑地开口。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的号码,电话来源还是一个没有听过的小国家。他刚回到房间就接到了这个奇怪的电话。


虽然知道很大的可能是诈骗或者骚扰电话,沢田纲吉还是接了。因为总觉得可能是Reborn,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你好。”电话那头是完全陌生的声音。沢田纲吉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想什么呢你。


“是沢田纲吉同学吗?”


“呃……是?”


“是这样子的,我们是博恩培训机构,我们主要是培训外语的,请问你有没有兴趣参加呢?我们是机上学习,可以免费试十天的……”


“呃……我不需要。”沢田纲吉好不容易在对方没有停顿的一大段话里找到了缝隙,辛苦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但大叔完全忽略了他的小抗议,继续他的长篇大论。


“我……”


“小弟弟,别挂电话啊……”推销大叔可能是怕他挂电话,语速更快了,话语像机关枪一样不断打出来,“我打了一早上的电话就你接了,你不加入也没关系的,你能不能和我聊聊天……”


说着说着,大叔的声音还带上了些哽咽,一向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的沢田纲吉只能手足无措地安慰起大叔。


“会好起来的。只要再努力点,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沢田纲吉说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安慰那个倒霉的推销大叔还是安慰自己了。


高考的倒计时已经跳到了二十。虽然沢田纲吉的成绩比起以前来上升了不少,但和首都大学最低分数线还是有段很大差距。在什么都无法确定保证的情况下,能做到的也只剩下努力了吧。沢田纲吉甚至不敢停下来休息一下,总觉得如果现在休息了,就再也没有可能追上了——那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梦想。


所有那些无法倾诉的梦想,都被小心地保存在了精致的玻璃瓶里,和星星一起挂在了天上。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上了一眼,也无故燃起满腔的热血,激起奋不顾身的冲动。如果可以的话,沢田纲吉愿意就这样子花上一辈子时间看着它,一点点向它接近。可是时间不喜欢慢吞吞的人,特别是在其他人都匆匆忙忙的时候。它残忍地剪断了那些线,那些美若星辰的梦想都被迫放逐。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它们落地变成普通的石头前,拼尽一切朝它们跑去,去接住它们。


接住了,那颗曾经遥不可及的星就落成了你一个人的萤火虫;没有接住,它就裂成了一场烟花,嘭,再见啦,没有实现的妄想。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是在安慰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却怎么都无法解读自己的问题。大道理谁都懂,但似乎总要另外一个人来对自己说出来才有用,好像多一个人就多一些肯定。


“哈哈哈……”


大叔突然笑了起来。


“呃?”沢田纲吉还搞不清楚状况,是自己说了什么很搞笑的事情吗?


“蠢纲。”


“Reborn?哎?Reborn!”沢田纲吉大喊。


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被整了,什么啊。但并不生气,反而像收到了一个惊喜,开心到不知道说什么。


“想我了吗?”Reborn开玩笑地问。


“恩。”沢田纲吉马上回答道。说完后自己倒先红了脸,但现在他就是想说出来,想把那份想念传达给另外一个人。


按掉响起来的手表,已经10:30了。沢田纲吉夹着手机,翻找着耳机,“Reborn,你怎么会有我电话啊?”他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Reborn自己的号码。


“我可是世界第一的杀手啊。”


“Reborn,又来了。”沢田纲吉笑着说,“别开玩笑了。”


插上耳机,空出手的沢田纲吉翻开往年的真题集,打算开始做今天的作业。再不开始大概又做不完了吧。虽然之前很丧气,但也要打起精神来。


“我认真的。”


“好啦,好啦。Reborn是最厉害的呢。”沢田纲吉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多温柔。


“你在做作业吗?”


“恩。作业好多的。”沢田纲吉抱怨着,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些杂音,似乎是有人在喊Reborn。


“那你先做作业吧。”


“Reborn!又是你家的小鬼啊!”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关系真好呢~”


那人似乎是特地凑近了,用有些奇怪的日语大声说道。他还没有说完,就被Reborn打断了,隐约听见两个人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Reborn接着说,“那我先挂了啊,要好好学习哦。”


“等下……”沢田纲吉脱口而出。


“恩,怎么了?”Reborn上挑的语调让沢田纲吉感觉自己的脸更红了。不由得庆幸还好对方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


“Reborn……很忙吗……”他犹豫着。


“也没有。蠢纲,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我是想问Reborn可不可以先别挂电话!”沢田纲吉闭着眼一口气说了出来。即使这样,心跳还是快到不行。


“恩。”


“哎?”没有想到那么容易就被答应了,沢田纲吉叫出声。


“遵命,我的BOSS。”Reborn还故意捉弄他。


“啊,Reborn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的。不用管我。”沢田纲吉补充道。


“恩。”Reborn应了之后就没有再说话。沢田纲吉把注意力挪回作业,耳边是Reborn均匀的呼吸声,之前的焦躁也缓解了不少。


只要一想到还有Reborn在陪着自己,就觉得要更努力才行呢,一定要更优秀,然后去见他。


写完作业已经是一点多了,沢田纲吉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四肢。


这期间,Reborn那端出乎意料地安静,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和偶尔低低的谈话。


现在只剩了呼吸声,意大利那边应该是下午五六点吧。Reborn睡着了吗?在知道Reborn在意大利后,沢田纲吉还特地去查了日本和意大利的时差。日本比意大利快8个小时,但Reborn和他聊天的时间都是不确定的,经常是意大利的深夜,日本的清晨。说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日夜颠倒。


“Reborn?Reborn?”沢田纲吉小声地问,不想打扰到他。


电话那头并没有回应,应该是睡着了吧。Reborn的工作看起来真的很辛苦,很久没有联系应该是在处理什么麻烦的事情吧。


沢田纲吉躺在床上,看着显示通话时间的界面,一秒又一秒地叠加成分钟。明明很晚了也很困了,还是不想按下结束呢。


叹了口气,他翻了一个身,怎么办好呢?关了灯,手机屏幕的光也熄灭了,陷入柔软的黑暗里,他小声地说:“晚安。”


他任性地没有挂断电话,就这样枕着Reborn的呼吸声入睡。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还是傻笑着,虽然他并没有听见电话那头跋山涉水而来,他一直在等的——


“晚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通话早就结束了。不知道是对方挂了,还是自己不小心按到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就像是连绵阴雨后的一道彩虹,带来了久违的阳光。


因为已经快到最后的高考了,所以基本每周都会进行模拟考,而考试结果最后都会张贴在楼下的展示版。全段人的名次密密麻麻占了好几面,每行都仔仔细细地写清楚各科的成绩,甚至是全段排名。这种公开曝光的方式残忍而直接地把他们分层,就像是明码标价的鱼肉菜。


可能是自己的努力终于起了作用,沢田纲吉的成绩虽然还是称不上优秀,但也勉强可以算得上是接近中等了。上个普通的大学大概是没有问题了。老师和妈妈都很开心,只是沢田纲吉还是有些不甘心,还是差很多呢,那个想去的地方。


为了适应高考之后的志愿填报,学校组织了模拟性质的志愿填报。据说这次全国的高三准考生都会参加,过段时间也会出模拟的录取结果。从机房回来的路上,班上的女生三三两两地讨论着。


“啊,去年东京大学的分数线好高。”


“凌乃,你成绩那么好一定可以考上的啦!我都完全没有想好报哪所大学呢。”


“要不要和我一起报农大啊?”


“农大我都上不了啊。真羡慕那些成绩好的,随便报。”


“我表妹那个学校有个学霸叫入江正一,可厉害了。一直都是全段第一呢。”


“等等,我听说过他!每次考试都超线七八十分。还有什么机器人比赛的一等奖的证书,到时候又有加分。”


“这种学霸完全不需要加分好吧!要是能把分给我就好了。”


……


沢田纲吉沉默地跟在后面,拿在手里的资料一点也看不进去。为什么有些人就那么厉害呢,他有点苦涩地想。


接下来又是作业、考试、分析……展览板上的排名也一直变化着。有一直稳居前位的;也有杀出重围的黑马;还有一些起伏很大的,时上时下。


沢田纲吉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是第二种。


“沢田纲吉,110。”当老师第一次在前几个叫到自己的名字时,他还是不敢相信的,但嘴角已经没有经过允许就咧开了。


同学的眼神有不屑的、嫉妒的、怀疑的,但这都没有阻止他的开心。现在他只想感觉告诉一个人,想炫耀、想要他的肯定。


Reborn!


“抱歉,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一放学沢田纲吉就拨通了上次存的号码。


哎?哎咦?他傻傻地听着电话那头机械的播报。


好像突然也没有那么开心了呢……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