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HP/HD ABO】From Now 3

1   2


“什么!”Harry的大喊被Ron的手堵在喉咙里。他只发出了模糊的音节,但他睁大的双眼还是表达出了他的诧异。


在得到Harry确定的眼神后,Ron才拿开手。他就知道Harry一旦遇到Malfoy的事情就冷静不下来。


“昨天有高年级的Alpha想要强行标记Malfoy。他给Malfoy下了药,如果Snape没有发现的话,他差点就成功了。”


Harry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Ron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想要标记Malfoy这样的Omega。他根本算不上一个Omega好吗,哪有一个Omega像他这样……”


Ron一向看不惯Malfoy,Malfoy被攻击了他显得有点开心。


Harry没有想过Malfoy是因为被攻击而误约的。Ron也没有说清楚Malfoy到底怎么样了,Harry觉得也许自己应该去医务室看望一下Malfoy,毕竟他们现在也算得上是战友。


“Potter先生,也许你愿意给我们展示一下我刚刚讲的魔咒。”


“抱歉,教授。我不知道。”Harry就知道Snape不可能轻易地放过迟到的自己。


“格兰芬多扣5分。”Snape完全无视了拼命举手的Hermione。


“Potter,我的办公室。”Harry小声地学着Snape,跟着他拉长的语调,“今晚八点。”


Ron投来了一个同情的眼神,但还是缩回去不再说话。


Harry本来打算晚饭后就去医疗室看看Malfoy,但现在计划完全被打乱了。他想大概只能在禁闭结束后再去了,那时候Malfoy应该睡着了也会安分点。


“Harry Potter!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才知道你昨天一晚上没有回来!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你不应该一声不吭地消失!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Hermione把一大段感叹号和问号一口气砸到Harry头上。


Harry往嘴里塞着东西,点着头敷衍地应着。他知道Hermione和Ron很担心自己,他们一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但正是因为太亲密了很多话反而说不出口。


“Harry Potter!”


“Hermione,我先走了。”Harry咽下最后一口,向门口跑去。


他知道Hermione一旦认真起来有多么可怕。


看着Harry快速消失在门口,Hermione叹气,她知道Harry在逃避,他拒绝交谈。Harry在这种时候总是表现很强硬。


Harry打开门的时候,Snape正在熬制魔药,所以他只是点头示意他注意到了。


Harry的注意力则被那个淡金色的脑袋完全抓住了,虽然只是从白色被单里露出的一点点。


“Malfoy!?”


“Potter,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Malfoy坐了起来,但还是裹着被子,“毕竟我们已经足足有一天没有见面了。”他看起来有些虚弱,但还是咄咄逼人。


“Potter也许你不介意我打断你和Malfoy重逢的喜悦。”Snape把Harry的头扭向桌子上的一大堆雏菊根,冷冷地吩咐,“去处理。”


Harry只能着手处理那堆看起来要花很长时间的雏菊根。就算现在Snape是黑魔法教授,他还是更像是魔药学教授。他的办公室堆满了各种魔药材料和熬制的器材。


“Malfoy先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Snape拿着本子和笔问道,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


Harry一边处理着雏菊根一边偷看他们。Malfoy可是Snape心中的模范生,他很少看见Snape这么强硬地对待Malfoy。


“教授,我觉得我基本恢复了。”Malfoy皱了皱鼻子,“再休息一下我就可以回去了。”


“冲动冒失,情绪化。”Snape故作遗憾地说,“我很难过那些药对你的脑子也造成了影响。”


“这里已经不再需要第二个巨怪一样的脑子。”Harry只能在心底叫苦,为什么又扯到自己身上。果不其然,Malfoy狠狠地扫了自己一眼。


Malfoy有点闷闷不乐地瘪嘴,平时整整齐齐的头发因为裹着被子的原因而有些凌乱地翘起来,不知道是由于气愤还是生病,平日总是苍白的双颊透出些红润,看起来倒有点无助。


Snape叹了口气,也放轻了语气,开始认真地询问些细节,Malfoy也乖乖地回答。


“Malfoy,你应该去找一下Pomfrey夫人。”Harry忍不住插入谈话。虽然他完全听不懂Snape和Malfoy在讨论什么,但是他还是觉得Malfoy应该会在Pomfrey夫人那里得到更好的照顾。


这个举动得到了两个斯莱特林的怒视,Snape似乎因为Harry质疑他的水平而感觉受到了侮辱,他阴沉地盯着Harry,空洞的黑眸看不出想法。


而Malfoy的目光就简单多了,白痴,他在Snape身后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Harry读着Malfoy的口型,“你完了。”而Snape没有在意他们之间的小互动,他从一堆魔药中找出了一瓶黄色的递给了Malfoy。


“Potter,这份是你的。”Harry还在偷笑皱着眉头的Malfoy,就被Snape塞了一瓶深绿色的魔药,Harry看着这瓶不知道加了什么原料的魔药,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大事不妙。


“这是什么?”


“喝下去,你就会丧失自我,变成受我们控制的傀儡,我就可以把你献给我们的主人,得到一大推赏赐。”


“什么?!”


“一些抑制你愚蠢的信息素的魔药,我就不能指望你有点脑子,Potter!”


Snape看起来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Harry只能匆忙地打开瓶子,一口气喝完。呕……他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个糟糕味道,就像是把所有发霉腐烂的垃圾放在一起煮,最后得到的产物。


Harry死死捂住嘴,害怕自己会吐出来。管它这是什么东西,他绝对不想再尝一次这种味道。


Malfoy那份似乎也不怎么样,Harry看到他和自己一样苦着一张脸。但就算一样被苦到说不出话来Malfoy还是努力地向Harry抛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生病的人似乎总是会比平时幼稚,Harry感觉回到了之前和Malfoy针锋相对的时候。之前他是很讨厌Malfoy,因为Malfoy算是自己生活中唯一的障碍和不愉快,但是直到战争开始,他才发现那些嘲讽和小戏弄是多纯粹简单的恶意。起码Malfoy从来没有真正地想要杀死自己。


“Potter,继续你的工作。”Snape指着墙角还剩下的一大堆雏菊根下令,“你最好在30分钟处理完”。


Harry看着自己切的参差不齐的雏菊根,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真不明白为什么Snape要叫他做这个。


Snape吩咐后就离开了,在战争中每个人都有做不完的事情。而Malfoy躺下留给了Harry一个浅金色的脑袋。


Harry重复着切的动作,安静的办公室只能听到刀子和板子碰撞的窸窸窣窣的声音。Malfoy太过安静了,他好像根本就不在那里,也许他已经消失在了那堆被褥下。雏菊根被细细切开,流出绿色的汁液,空气里是淡淡的雏菊香。


Harry不时抬起头看一眼Malfoy,Malfoy还是之前那个样子,只有单薄的肩膀微弱地起伏着,他显得有点脆弱甚至有点柔软。


也许他睡着了,Harry想。毕竟Malfoy看起来总是一副很累的样子,就好像他随时会倒下。


“Malfoy?”Harry小声地问。


“……”Malfoy没有说话,但从他一下子僵硬的肩头,Harry知道他没有睡着。


“Malfoy?”


“干嘛!”Draco没好气地回答。这个愚蠢的疤头肯定要狠狠地嘲笑一下自己。他现在很不舒服,没有心情搭理他。


昨天的被袭已经让自己丢尽了脸面,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再提起这件事情。作为一名Omega,Draco一直都很小心谨慎,他也很自信有能力保护自己。但是没有想到那个野蛮的麻瓜种居然直接扑上来,还想用药物强迫自己发情,幸好Snape巡逻及时发现了。


虽然没有被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的麻瓜药物逼到发情,但自己之前一直用来减少Alpha信息素对自身影响的魔药居然和这种药物发生了反应,导致他现在的身体陷入了混乱。Snape一边臭骂着他一边把他领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灌他喝下了几种不同的魔药,并时刻留意着他的反应。


比起Pomfrey夫人,Draco更相信Snape。而比起医疗室,他也更愿意待在Snape的办公室,但是这不代表他愿意和Potter单独待在一个房间。


即使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基本稳定了,Potter的信息素也还是让他感到很不舒适。之前压抑住的本能都被最大程度地放大了,现在Draco身体很诚实地表达着最真实的想法。


Snape设下魔法屏障削弱外界的信息素来帮助Draco逐渐适应接受Alpha信息素。它也使得dracoo和Snape能更安全地待在一起。但Snape的信息素是压抑冷静的,而Potter的信息素是奔放而恣意的,所带来的冲击力是更直观的。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就不能指望Potter的想法正常点,Draco真的想把Potter的脑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


“你知道询问一个Omega信息素是很失礼的吗,Potter?”


“哦……”


Draco没有告诉Potter这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意思。在之前纯血认为隐藏自己的信息素是对对方的一种尊重,比起炫耀他们也更倾向于隐藏自己的实力,所以他们很少外露自己的信息素。特别是Omega,他们往往在分化后就会服用专门的魔药来掩盖自己的信息素,只有在缔结婚约后他们才会向外公开自己的信息素。除了家人,伴侣将会是第一个得知自己信息素的人。


所以询问一个Omega的信息素还有向这个Omega示爱的意思。Draco当然不能指望Potter能懂这些。再说现在信息素已经不再刻意隐藏,不需要询问,一个Alpha自然可以闻到Omega的味道。


“那你可以告诉我……我信息素的味道吗?”低沉了一会的Potter再次尝试着问道。


“我觉得你的一大批追求者会很乐意回答你这个问题,用上一切赞美的词来,特别是那个小母鼬。”


“嘿!不要那样子叫金妮!他们每次都只是说我的信息素很好闻,我想要知道更具体的,比如我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Draco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不得不承认Potter闻起来很好。


他闭上眼,去辨别Potter的信息素,感觉到Potter的信息素在自己的身体里扩散游走。他只是需要测试一下现在的Potter信息素到底能对自己产生多大的影响。


森林,这是Draco第一时间想到的词。但是并不只是这样,Potter的信息素就像是他的眼睛,你可以简单的说那是森林就像说那是绿色的,但你很明白事实上远比那复杂得多。而森林又总是神秘而迷人的,你不知道深处是什么,Draco觉得自己被吸引着诱惑着,想要探索更多。


“是什么,Malfoy?”Potter的声音将他拖回了现实。


“就像是一堆腐烂的植物。”Draco总结道,他有些厌恶自己居然轻易地被Potter的信息素所影响。


“Potter,你现在的感觉。”Snape回来了,他急匆匆地走进来,还没有放下书籍就询问。


Harry老老实实地回答了Snape的每一个问题。当Snape凑近他皱着鼻子闻了一下,Harry不自在地后退了一下,他感觉被冒犯了。


Snape厌恶的表情让Harry有点相信Malfoy所说的了,也许自己的信息素真的很难闻,大家只是因为救世主的称呼而选择赞美他的信息素。


“你可以走了,明天八点。”


在Snape说完后,Harry就莫名其妙地被赶了出来,而关上门时Snape和Malfoy正严肃地聊着什么。


评论(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