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爱的少年永远十四岁(三)

(一)   (二)


三浦春偷偷抬眼看坐在旁边的少年,一些阳光逃过楼房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分割出几块零碎暖橘色。他安静地低着头,白净的脸上还有些轻微的红肿。

沢田纲吉打开放在膝盖上的饭盒,里面的饭菜已经因为之前的撞击而乱七八糟,显得十分可怜,他双手合十轻声念道“我开动了”。

沢田纲吉并不在意槽糕的卖相,有便当吃他就十分满足了。因为同学的作弄,他的便当大多数时候都是像现在的惨状。

但三浦春却不这么认为,她看了看自己摆盘可爱的便当再看了看沢田纲吉手中的便当。咬了咬下唇,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的便当推向少年:“沢田同学,你吃我这份吧。”

“哎?”沢田纲吉似乎有些吃惊,他抬起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不用啦,没有关系的。”

“可是,是小春我弄掉了你的便当的,还害你受伤了。”三浦春还是坚持举着自己的便当,语气带着哽咽。

她有些着急也有些内疚,很想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的过错。虽然父母提醒过很多次,她这种风风火火的性子可能会带给她麻烦。但她却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今天她因为情绪冲动推了沢田纲吉一把,而沢田纲吉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笨重的落地声狠狠地砸在她的心上,引爆突然的慌乱和惊恐。之前围观的学生发出起哄声。而她手足无措地被困在舞台中央的灼热聚光灯下,被迫接受这叫好和喝彩。

她很生气,觉得少年很不负责,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弟弟不管不顾,也看不惯眼前的少年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她只是想推一下他,让他能正视自己。

她有些无助地看着地上狼狈的少年,看着少年因为疼痛微微狰狞的脸。但少年只是缓慢地起身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完全无视了周围人群,甚至对她安抚性地笑了一下。

然后便带着她来到了天台,从少年和Reborn的交谈中,她才知道自己又武断行事了。沢田纲吉说Reborn是他父亲同事的孩子,在他家借住。虽然Reborn一直坚持在旁说自己是他父亲的同事。但哪有小婴儿工作的啊,三浦春便没有在意。

沢田纲吉并不知道今早在他上学的路上Reborn一直偷偷跟着他,也不知道Reborn会来给他送便当。而Reborn遇到了三浦春,按照Reborn的原话,为了避免麻烦,他就干脆说自己是给哥哥送便当的弟弟了。

“Reborn,你怎么这样啊。”沢田纲吉有些不满地抱怨,却也没有生气。他说话很慢,但干净而温柔,听起来很舒服。

沢田纲吉没有告诉三浦春的是他相信Reborn绝对不是迷路到了绿中,Reborn一定是另有企图。毕竟他早上质疑Reborn的实力可是被狠狠教训了一番。

而现在Reborn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剩下他和三浦春坐在天台上准备吃各自的便当时,三浦春提出了交换便当。

“那好吧。”沢田纲吉看了看三浦春一直举着的便当,还是妥协了。

他并没有生气也并没有想要责怪这个女孩,毕竟他的体质一直都很衰。但如果不接受的话,大概她会一直内疚吧。

果然眼前的女生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沢田纲吉感觉得到三浦春的视线直直地落在自己的身上,带着他所不熟悉的善意和友好。

他避开视线,他不习惯这种热切的目光,只是感觉心底痒痒的,像是伤口愈合时小小的而温暖的瘙痒。

但三浦春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她开始主动找话题。沢田纲吉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些日常的对话,于是他只是恩呀地应着。而三浦春对他的称呼也不知不觉从沢田同学过渡到了阿纲。

校园的钟声敲响了安静,是预备的提醒。午休快要结束了。而这种时候风纪委员会也开始在校园巡逻,监督学生回教室。

两人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各自的教室上课。

“三浦同学,你是怎么进来的?”沢田纲吉小声地问。他突然想起上课期间是禁止外校人员入内的。

“啊,我翻墙进来的。”三浦春随意地回答道,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什么?沢田纲吉呆住了,他已经想到被云雀学长发现时他们的惨状了。

“我开玩笑的啦!”看到沢田纲吉惨白着一张脸,三浦春噗嗤地笑了,“我和门口的大叔说了好久,他就让我们进来了。”

“哎,大叔?”

“就是那个留着飞机头还叼着草的大叔,他人很好的。”三浦春说,“还有阿纲你不要叫我三浦春了,叫我小春就好了。”

留着飞机头叼着草的大叔?沢田纲吉的脑子中渐渐出现一个人影,难道是草壁学长?如果让草壁学长知道你叫他大叔,他一定不会放你进来的。

这么说还没有被云雀学长发现,还好还好,下午的课也还没有开始,可以偷偷溜出去,大门大概是不行了,不过应该可以爬墙出去。

“三浦同学,你跟我来。”

“是小春。”三浦春转过身装作不高兴的样子,余光看见少年无措的样子,压不住眼角的笑意。

“……小春,你跟我来。”沢田纲吉结结巴巴地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尖。

“遵命,长官。”三浦春压低声线,甚至做了一个奇怪的敬礼,而她终于对上了少年满是笑意的双眼。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