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爱的少年永远十四岁(二)

(一)

人类是群居动物,但同时又是强调独立的个体。因此生存中人类自觉地分为很多不同的圈子。划分的依据很简单,相似的爱好甚至是相同的厌恶对象,只要能产生相同的话题便可以相互依存了。而这也注定有些人被排除在这些圈子外,因为每个话题都需要牺牲者。


“你看他又迟到了。

 

“看他脸上还有伤,肯定是被云雀学长狠狠地揍了吧”


“我要是他,我哪有脸再来学校阿。”


“哎,小声点,他听到了怎么办阿”


“听到就听到了吧,废材纲还能干嘛?”


“就是阿,哈哈哈哈。”


沢田纲吉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忽略旁边同学的嘲弄,拉开凳子坐下来。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被这样嘲讽了。


“安静!安静!”老师用力地敲着黑板,没好气地喊道。他对这个差班本就没有什么好感,被派到这自然是一肚子气。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抽气间腹部还在隐隐作痛。反正老师讲的他也听不懂,他就干脆拿出笔在书本上涂鸦起来。


今天家里来了一个很奇怪的小婴儿,自称是黑手党,还说什么要把自己培养成彭格列十代目,然后又自顾自地说只是在开玩笑。


真的是个超级奇怪的人,不过要是他说的是真的的话,那自己应该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吧,就像是那些热血漫画里的主角,开始打Boss升级的道路。阿,想什么吶,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吧,再说,黑手党什么的太不现实了吧。


“沢田纲吉!沢田纲吉!”


“啊勒?好痛阿。”沢田纲吉回过神来,只看见老师涨红了脸站在讲台桌上,正怒视着自己。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不听讲就给我出去,我看到你就生气,不要影响别的同学!本来就蠢得和猪一样,还以为自己不听课就可以懂吗?我看你这样,初中都别想毕业。”


沢田纲吉站起来,凳子后移发出刺耳的声音,却也掩盖不了同学的窃窃私语声。凳脚旁边是刚刚砸中他的黑板擦。他想了想,还是将它捡了起来,走到讲台桌放好,才出门站在走廊。


隔着墙,还听得到老师在里面说某些人怎么样怎么样,其实也没有必要,大家都心知肚明,谁是这某些人。


沢田纲吉抬头望着天空,一队正鸟成群飞过,他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也并不是想成为什么很厉害的人,只是成为一个普通人就很不容易了。他只是想融入这个社会,不那么突兀的话大概就不会那么受伤了吧。


“你在干什么?”清冷的男声和身前大块的阴影将沢田纲吉拉回地面。


“云……云雀学长?”沢田纲吉不由地有些害怕,他向后小小地退一步却狠狠地撞上了身后的墙,低着头不敢看前面的人“我被老师罚站了。”


本以为云雀学长知道了原因之后就没事了,但云雀学长却好像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沢田纲吉。”


“是?”


“抬起头来。”


“哎?”沢田纲吉小心而疑惑地抬起头,不知道云雀学长想要干嘛。却看见云雀学长指了指他自己的左脸“这里有粉笔灰。”


“这里?”他反射性地摸了摸自己的右脸。


“另一边。”云雀学长并没有因为他的失误而生气,依旧平淡地说道。


见沢田纲吉弄好了之后,云雀恭弥便也离开了。看着云雀恭弥远去的背影,纠结再三,沢田纲吉还是大声地喊道“云雀学长,谢谢!”


虽然他的声音还有无法控制的颤抖,但他还是想尽量传递自己的谢意。


“仪表不整,违反风纪。”云雀恭弥没有在意,只是简单地说明了原因。


下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沢田纲吉松了口气。等到老师收拾好东西离开教室,他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现在是午餐的时间,周边的人三三两两地吃着便当交谈着。教室里空气也因为此而显得燥热而沸腾。沢田纲吉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显然他被排除在此之外,但也不能说是被完全隔离,因为很多时候他就是话题的中心和笑料的提供者。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沢田纲吉再次小声地叹了口气。他今天来得太匆忙,没来得及带便当。再加上早上赶时间也没有吃多少,他很饿。


虽然可以叫妈妈送来,但是他并不想。之前因此被狠狠地嘲笑了,他就不再让妈妈来了,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他总是告诉妈妈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会在他忘记的时候分给他便当。实际上,这种时候,他最多是去学校超市买个面包。如果超市人很多的话,他就干脆不吃了。


“喂,废材纲”一个瘦小的男生冲他喊道,“有个小妞找你。”沢田纲吉记得他,他经常跟在另外一群比较受欢迎的男生身后,替他们跑腿之类的,好像是佐藤同学吧。


果然门另外一边的那群男生哄笑起来,还有人吹起了口哨。沢田纲吉和佐藤对上视线,而后者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白眼。


沢田纲吉并不认为自己会认识什么女孩子,大概是找错人了吧,但还是认命地起身。


眼前的女生穿着黄色的背心打着蓝色的蝴蝶结,看制服应该是隔壁绿中的。女生见他过来就冲上前来,沢田纲吉涨红了脸,他从来没有离女生那么近过。


“请问……”沢田纲吉还没有说完,就被什么东西塞了满怀,他下意识的抱住。


低头才发现居然是一个便当,而且这个便当蓝色的布看起来很熟悉,这好像就是自己的便当呀。


沢田纲吉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面前的女生又向他逼近了一步“你怎么忍心让一个小婴儿陪你上学又给你送便当,你知不知你早上走那么快他都跟不上,刚刚还走错了学校,要不是我正好知道把他送过来,他怎么办?”


“小婴儿?”沢田纲吉敏感地抓住了某个关键词。


“Ciao!”


“Reborn!”是早上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穿黑西装的小婴儿。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