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大病初愈

大病初愈(四)

方兰生在原地休息了一阵总算喘过气来。他站在那里半天也没有等到百里屠苏的半片衣角。

估计着百里屠苏连他自己弄丢了个人都没有发现,方兰生伸了个懒腰。既然百里屠苏跟丢了,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回家算了。他暗自松了一口气,现在总算有理由不和木头脸一起去除妖了。虽然他很想去让那些妖怪见识一下他的厉害,但百里屠苏可是比那些什么妖怪可怕多了。

方兰生再次看看了前方确定没有百里屠苏的身影,急匆匆转身抬脚就想往家赶,生怕突然出现一个百里屠苏,自己偷跑回家的计划又要泡汤。

而事实证明百里屠苏就是他方兰生的大佛,不仅难请还难送。一回头就看到百里屠苏放大的脸并且差点撞进百里屠苏的怀里,方兰生表示他一点都没有体会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欣喜,有的只是满满的惊吓。

方兰生下意识就往反方向跑,却完全忘了那个方向正是他们之前要去的,自己是羊入虎口。

还没有跑几步,百里屠苏就追了上来,方兰生不死心还想继续跑,却被百里屠苏扯住了布包的带子。

百里屠苏看着方兰生垂头丧气的可怜模样,感觉自己像是抓到了一只偷吃完就想跑的小老鼠。

百里屠苏叹了口气,并没有松开扯着方兰生带子的那只手,还好方兰生已经累到没有力气再闹腾,不然他抱着方兰生这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也拽不住他。

当初百里屠苏看方兰生犹犹豫豫挑选不下来的样子,下意识地就想要帮他带着。虽然他也知道方兰生的这些宝贝实际上根本派不上用场。

方兰生躲着他,百里屠苏也不是不知道,之前也就由着他了。

只是这次出门,虽然他有自信可以护他安全,但依着方兰生那胡闹的性子,指不定又捅什么娄子。方兰生又总爱躲着自己,百里屠苏可以保证以最快的速度但不能保证及时赶到他的身边,而方兰生的安危是容不得差错的。

如果百里屠苏真的不想等方兰生,估计方兰生连他的衣角都看不到。

百里屠苏用力扯了一下方兰生的带子,低下头。方兰生别别扭扭地回头看他,没好气地问“干嘛?”

“包给我。”百里屠苏回答道。

“阿?”方兰生瞪大眼睛,像是第一天认识百里屠苏。

“包给我。”百里屠苏又说了一遍,“怕你跑了。”

方兰生算是炸了毛,摘下包就往百里屠苏脖子上一套也学着百里屠苏的语气说:“跟上,别跑了。”便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等方兰生冷静下来,只觉得自己又挖了个坑自己跳。但即使他肠子都悔青了,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装出一幅轻松自在的样子。

之前是百里屠苏领路他跟在后面,他还可以偷偷离百里屠苏远点,现在他走在前面,根本不可能主动疏远百里屠苏。百里屠苏跟在他身后又拿了他的包,方兰生也只能绝了逃跑的念头,乖乖地在前面走。

两人行至岔路,方兰生心中一喜但还是尽量装作不耐烦的样子:“百里屠苏,我不知道怎么走。”十分希望百里屠苏能够明白他的暗示上前领路。

百里屠苏跨了一步,和方兰生并肩,却再没有向前的意思道:“左边。”

左边是热闹的集市,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而右边是通往深山的小道,只有偶尔零星几个旅人。

方兰生怎么看都觉得右边才更像是他们除妖要去的地方,难道现在的妖怪也和人一样喜欢热闹吗,可他也未听闻坊间有传闻,而能在如此繁华之地掩住身形的想必是很厉害的大妖怪。

方兰生不由得紧张,但注意到身侧百里屠苏的视线,还是不想认输地向集市走去。

“兰生”百里屠苏突然叫住了方兰生很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我会回来的。”

方兰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突然的一堆东西塞了满怀,刚想开口反对,却只得到百里屠苏的一个背影。

方兰生看着百里屠苏远去的背影,想开口喊他,却又突然哑声。想不出什么理由叫住他。

方兰生并不是第一次看百里屠苏的背影,大多的时候他得到的都是百里屠苏的背影。百里屠苏是仗剑走天涯的大侠,而他方兰生只是困在琴川的一介书生,从一开始就是他追着百里屠苏跑。

只是百里屠苏这次郑重的承诺反而让他慌了起来,因为百里屠苏的承诺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原来百里屠苏也可能不回来的。

寒意从心脏的位置向四肢扩散,方兰生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突然觉得自己如此格格不入,像是一个入侵者。

只有手臂微微的酸痛提醒着他,他还活着,也只有那些硌人的小东西能给他一些安全感,于是他更紧地环住那些东西,抱住自己。

当百里屠苏回来的时候,方兰生简直要忘记自己的小情绪,差点笑出声,因为一向冷面的百里屠苏手里拿着一块十分抢眼的红绿碎花布,这视觉冲击实在太大。但百里屠苏还是一脸自然甚至严肃,方兰生也只能强憋笑。

但当百里屠苏用那块布打包了自己手里那一堆东西并递给自己的时候,方兰生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他方家小少爷在琴川好歹也是有脸面的人物,叫他在这么多人的地方背着这么一个俗气的包袱,他方兰生的脸算是丢尽了。

但百里屠苏特地去买了布,他又不好意思拒绝,再说拿着自己这一堆东西确实给自己很大的安全感,一番思想斗争后方兰生还是背上了这个十分抢眼的包袱。甩了甩酸痛的手臂,也不明白为什么百里屠苏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明明他抱了一大段路。

不过不用一柱香的工夫,方兰生再次后悔了,百里屠苏分明就是趁机报复自己,这个小气鬼,不就是躲着他吗,其他的自己对他哪里不好了。

比如现在百里屠苏似乎完全忘记了除妖的大事,反而全心全意地逛起了集市,像是一个孩子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而终于攒够了钱,一路走一路买。

方兰生从来不知道百里屠苏原来这么喜欢买东西,也从来不知道百里屠苏原来买东西从来都不讨价还价,更不知道百里屠苏可以用自己的钱袋用得如此坦然。

方兰生一直反复告诉自己要淡定,但是百里屠苏似乎一直在挑战自己的底线。即使方兰生在心里念了不下十遍的佛经,他还是听到了自己的理智一点点断裂的声音。

百里屠苏往自己怀里塞了一堆小玩意,方兰生忍了; 百里屠苏揉自己的头弄乱了自己的头发,方兰生忍了;可是当百里屠苏拿出自己最爱的糕点在自己眼前晃了一圈放进自己的嘴里的时候,方兰生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方兰生很怀疑百里屠苏是中邪了才会做出这么不合他性格的事情,但他真的忍不下去了。

“百里屠苏,你是不是终于撞坏了脑袋阿,本来就是木头脸,现在连脑子里也都是木头了吗?我……”方兰生对着百里屠苏就是一顿骂,越说越气愤,想到这几日的委屈和不安,话更是像倒豆子一样倒了出来。

而百里屠苏只是像一根木头一样伫着,静静地听着方兰生的指责。

“兰生。”等方兰生停下来的时候百里屠苏终于开口,却是方兰生完全没有意料的。

“你还怕我吗?”

方兰生抬头看向百里屠苏,百里屠苏还带着那些奇奇怪怪和他本人完全不符的饰品和小玩意,他认真而小心的语气和载满星辰的温柔眼眸让方兰生的心塌了,软软地塌成一片。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