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大病初愈

大病初愈(三)

“借过,借过……”方兰生一边大喊着一边尽量避开来往的行人,跌跌撞撞地试图跟上百里屠苏的步伐。

而后者抱着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在热闹的街巷中倒是穿梭自如,健步如飞。反而苦了两手空空的方兰生,只能一刻不停地跟着那个远处的小红点跑。

当方兰生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的时候,他不得不停下来,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重重地喘着气。再一个抬头,百里屠苏之前勉强能看的红衣角算是彻底淹没在人群里,方兰生叹一口气决定趁机放松一下酸痛的双腿并认真地思考自己到底为何沦落到此地步。

当百里屠苏主动提出要带自己去揭侠义榜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自从遇到了百里屠苏就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如果说之前方兰生只是感觉有点奇怪,那么那时他就已经完全呆滞了。

而完全呆滞的下场就是他不仅莫名其妙地一口答应下百里屠苏的提议还极为热心地为此据说是他期待已久的人妖大战准备了一系列武器和佛经之类的。

方兰生这种恍惚的热血一直持续到百里屠苏敲响他的房门通知他启程,他才如梦初醒,但为时已晚。

百里屠苏来时方兰生还在努力认真地挑选除妖所需要的工具,各种稀奇古怪的小东西摆了一地。虽然他那个惯背的小布包早就像个吃撑的小胖子涨得鼓鼓的,他还是试图往里面再塞些什么。这本《除妖百技》似乎不错,那个什么李家祖传的桃木剑也很厉害的样子,这些都是他辛苦收集的宝贝哪个都舍不下,哪个都想带着。

听到百里屠苏的声音,方兰生立马乱了手脚,但是还想掩饰一下,假装自己并没有很上心地准备,抱着一堆东西就想往床底下塞。但百里屠苏已经推门进来,也许是被这壮观的场面吓了一大跳,迟迟疑疑地问:“兰生,你这是?”

而方兰生也只能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仰头强笑地和百里屠苏打招呼:“百里少侠,好巧阿。”

这话说得方兰生只想反身给自己一耳光,巧什么巧,在自己的房间里难道还可能是偶遇阿,百里屠苏明明就是来找自己的,还巧。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百里屠苏一向不同常人的思维 ,因为百里屠苏很自然地回道:“巧。”

看着百里屠苏一脸正直,方兰生真有种他们是在街上偶遇的感觉,如果他们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的话,如果他不是仰头仰地脖子疼的话。

“走吧。”百里屠苏顺手抱走方兰生怀里的一堆小东西,还弯着腰摸了摸方兰生的头。一系列动作也是一气呵成,自然到好像是做过很多次。

方兰生又气又急,只想跳起来打百里屠苏的头,摸什么头会长不高的。虽然方家男子就算过了弱冠之年也可以长高,但要是万一长不高了怎么办。

难道他方兰生,堂堂七尺男儿要一辈子仰头看一个木头脸吗,呸,谁要一辈子面对这么一个木头脸。

方兰生抓起小布包就往前冲,百里屠苏在不远处的门柱旁等他。阳光浅浅地撒在百里屠苏的身上,光影模糊了他的轮廓,他的眉眼温暖地晕成一片,连带着其中的暖意都不真切起来。

方兰生深吸一口气,平复突然的心悸和苦涩,向百里屠苏跑去,却又在离百里屠苏几步之处停住了脚步。百里屠苏看了看方兰生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向前快步走去。

方兰生本来还害怕和百里屠苏离得太近会不知道怎么办好,他根本没有做好和百里屠苏单独相处的心理准备。后来方兰生发现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百里屠苏毕竟是百里屠苏,你能指望一根木头突然变成贴心小棉袄吗?

一开始的时候方兰生还扯着自己的布包带子,扭扭捏捏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后来别说什么扯带子了,他连保持距离都很难做到了。

百里屠苏自出门后便径自向前走,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越走越快。方兰生从一开始的慢走到快走再到小跑,最后方兰生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只能一路追着百里屠苏跑。

一个快步在前,一个小跑在后,最终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虽然这个距离比方兰生最初想保持的短了很多,但是他真的没有什么力气去干嘛了,深怕脚程一慢就跟丢了百里屠苏,也只能在肚子里继续发着牢骚。

这该死的木头脸走那么快干嘛,赶着投胎吗,呸呸呸,这根木头阎王爷哪里敢收阿。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