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寒

🌈🌈🌈

大病初愈

大病初愈 (二)

当方兰生在饭桌上看到百里屠苏时,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不过到也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百里屠苏如今也算得上是方家的贵客。按待客之道,方家既设宴,百里屠苏也确实应受邀。更何况这尊大佛还是他自己请来的,自己造的孽也怪不得别人。

如果是之前,方兰生早就一屁股坐在百里屠苏旁边,狗腿地献殷勤了。而现在他只是灰溜溜地坐在二姐旁边,乖乖地准备吃饭。

百里屠苏本就是沉默寡言之人,如今一贯聒噪的方兰生又突然哑巴,整顿饭倒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即便如此,方兰生也能感受到百里屠苏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到自己的身上,他一开始还感到不自在,也借着各种机会偷瞄百里屠苏,但是对上那双不喜悲欢平静如水的黑眸后,竟也不自觉地安心下来。

方如沁偶尔说上几句话,两人也插上几句,一顿饭也算是温馨。当方如沁夸奖方兰生的厨艺时,百里屠苏也表示了赞同,方兰生便傻傻地笑起来带着点小得意,就像又做回了那个爱自作聪明的的小少爷。

方如沁和百里屠苏讨论着百里屠苏的日后行程,方兰生正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却不料话题一转,自己莫名牵扯其中。

“兰生,百里少侠几日后辞行。你不是一直嚷着要和百里少侠学法术吗?”方如沁道,“他近日有空你可以向他请教一二。”

方兰生一头雾水,二姐明明一向反对自己修炼,木头脸也明明一向不愿教自己法术。不管自己之前怎么死缠烂打,两个人也不肯同意,现在居然主动提了出来。

可是二姐又是一脸认真,木头脸也点了点头表示他同意了,那就是真的了。

方兰生想想,估计还是因为那一场大病。大病后,很多事情都变得奇怪起来。二姐一直对他很好,现在对他更好了,而木头脸居然也对他好了起来。可能这场病真的让他们吓得够呛,可是自己现在不也活蹦乱跳了吗,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小心对自己的。

一直渴望的事情轻易的实现了,按理来说方兰生应该欣喜若狂,毕竟他痴迷修仙这么久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心沉沉的。自病愈,他就一直有这种奇怪的反应。

病愈在床头看见二姐时他本应该开心任性地撒娇耍滑头,却只能带着不知哪来的悲痛和欢喜直直盯着她,生怕下一秒她就消失了。

而对于百里屠苏的接近他本应该骄傲地炫耀,却不知道为何本能的排斥,他只觉得慌乱和恐惧。他不是怕百里屠苏,他怕的是百里屠苏突然的接近

所以现在明明应该很开心的事情他却一点也不开心,反而更在意二姐话里的百里屠苏的辞行。木头脸要走,他为什么要走,他要去哪里,满心的问号挤到嘴边却是一个勉强的微笑和一句太好了。

心底甚至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百里屠苏不应该走,永远。

但方兰生并不想让方如沁担心,所以他也只是强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他自然明白二姐的意思,二姐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和木头脸最近的异常,所以她希望借此机会让他和百里屠苏调整好关系。

此时百里屠苏突然开口“兰生,我要去揭侠义榜,你要来吗?”

评论(4)

热度(25)